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一百零九章 驾临 3
    一天时间一晃而过。

    次日清晨,王羽同江云带着陈安之出了门,一起的还有赵二睇。

    昨晚他就睡在这里,今天早上醒来时坐在床上懵了很久,直到陈安之去叫他才回过神。

    比起昨天精悍的样子,现在看起来要憔悴很多。

    “诶,到底是谁要来你们这里啊?是什么大人物吗?”

    路上江云按捺不酌奇心,凑到赵二睇身边问道:“能让你们心甘情愿赴死,怎么也得是楚国皇族吧,而当初传闻燕王已经杀干净了姜氏血脉,难不成还有漏网之鱼?”

    赵二睇虚着眼看他,没有答话,目不斜视的向前走。

    “啧,这小子还挺有戒备心的啊。”

    江云摇头感叹了一句,被旁边陈安之嫌弃的翻了白眼。

    几人往村口方向走去,路上还遇到许多村民,比起刚见面时,他们身上的穿着,此时要郑重许多。

    最起码是家里最新最好的那一件。

    许多孩子穿上新衣服,笑的很开心,虽然会奇怪为什么父母脸色那么沉重,但这并不影响兴奋的心情。

    等到了村口时,秦长青正站在最前面,他身边是赵二睇的爷爷,后面则站着村民。

    依旧是那一身十分显眼的大红色袍子,头上还插着一个玉簪。

    王羽几人混在村民中,耐心等待起来。

    从早晨到中午,就这么守在村口,许多孩子耐心被耗光了,想要跑开去玩耍。可惜,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成功逃脱,都被抓回来狠狠的打了一顿。

    现在还有不少正在抽泣着,鼻涕眼泪混在一起,加上灰尘,简直人厌鬼恶。

    江云啧啧感叹,摸着陈平安脑袋道:“幸好你不哭,也不流鼻涕,不然这会儿肯定后悔死。”

    赵二睇闻言撇了他一眼,“我记得某人说就是死也不吃我的馒头,结果呢?呵呵呵。”

    江云脸色一僵,“江湖人从来不会和饭过不去,怎么了,针对我还不许我说几句啊?”

    赵二睇呵呵笑着,不搭理他。

    王羽瞧着有趣,摸了摸脑门,都被太阳晒得发烫了,不禁叹了口气,“小兄弟到底是等谁啊,这么大来头,而且,我们几个外人在这里,会不会不太方便?”

    “不会,反正殿下村里也待不了多久,我们这些年轻人都会跟着他的。”赵二睇平静的回答道。

    正凝神倾听的江云忽然拍了拍手,“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王羽问道。

    “你昨天那番话的意思啊,他们是要放弃这些老弱妇孺,然后让青壮离开。”

    江云摇头感慨:“不愧是以刚烈耿直闻名天下的楚人,说死就死,都不带半点犹豫的。”

    此话一出,周围村民齐刷刷将目光投了过来。

    王羽拉着陈安之偷偷挪开几步,示意自己不认识这位。

    江云尴尬的笑了起来,正想说话,前面忽然响起了秦长青苍老的声音。

    “公主殿下来了,咱们迎接吧。”

    说罢他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等着行礼。

    随着话音落下,村民们神情一肃,没人再管江云,这让他悄悄松了口气。

    王羽顺着众人目光,抬头看去,只见小道上一辆马车驶了过来,犹豫地面不平,所以速度并不快。

    到了村口十多丈外,马夫一拉缰绳,将马停住。

    他拉开身后的帘子,里面两个女子走了下来。

    其中一个身穿红色纱衣,头戴凤冠,一举一动都透着高傲与贵气。

    另一个则是婢女打扮,表情十分僵硬,就像是带着一张面具在脸上。

    “啧啧,凤冠啊,想不到我江云有生之年,居然还能见到楚国最后一位公主。”

    江云啧啧感叹,赵二睇狠狠瞪了他一眼,眼神十分不善。

    他有些不爽,想回瞪过去,被身旁王羽拉了一下,“别惹事,咱们看看就好。”

    江云这才悻悻的退了回去。

    再看前面,秦长青躬身行了一礼,“参见公主殿下。”

    随着他话音落下,后面的村民齐刷刷的跪下了,只剩王羽三人还站在那里,颇有些鹤立鸡群的意思。

    楚国公主将目光望过来,问道:“他们是谁?”

    “过路的路人,等公主您离开了,我便会放了他们。”

    秦长青声音平和,哪怕对面站着的,是他几十年坚持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却依旧保持着仪态。

    楚国公主点点头,没有再关注几人,对地上百姓道:“雨儿何德何能,能当诸位叔伯如此大礼,快快请起。”

    此话一出,原本还很平静的村民们激动起来,这就是公主啊,楚国的公主。

    外人是很难体会身为楚人,那种发自内心的骄傲和坚持的。

    江云便不懂,但不妨碍他尊重,所以此时老老实实的待着,一声不吭。

    这让有些担心他会乱说话的王羽松了口气。

    村民们不仅没有起来,反而在地上磕了一个头,随后才站起身来,目光崇敬的看向马车前,头戴凤冠的女子。

    姜雨儿轻轻叹了口气,朝众人鞠了一躬,“雨儿先在此谢过诸位,没有忘记姜氏,愿意承认我这个身份。父王以前教过我,楚国的百姓,是全天下最可爱的百姓,以前我不懂,但这么多年下来,雨儿深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我等愿为公主殿下赴死!”

    有年轻的后生忍不住大吼,有他带头,后面的人此起彼伏,一声声发自内心的誓言,在此时说了出来。

    姜雨儿擦了擦眼睛,举起手道:“雨儿不能在这里多待,天黑之前必须离开。姬贼手下的头号走狗追的很紧,所以注定不能带很多人。”

    说到这里,她沉默了下来。

    村民们也跟着沉默了,赵二睇的爷爷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冲姜雨儿笑道:“公主殿下放心去,我们这把老骨头死便死了,没什么大不了,一切以大事为重。”

    原本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冷却下来,想到自家父母长辈,心中难受的同时,更多的是对大周的恨意。

    甚至有些人将目光投向了王羽几人,眼中杀意涌动。

    “喂喂喂,咱们不会出事吧?”江云有些慌。

    王羽轻轻摇头,“不会的,我相信他们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