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一百一十章 驾临 4
    事实并没有让王羽失望,就在他们眼神越来越不对时,秦长青开口了:“你们想干什么?”

    后生们回过神,纷纷低下头,一个魁梧雄壮的年轻人叫到:“村长,他们不是楚人,而是周人,姬贼与我们不共戴天,周人也该死!”

    江云听了这话,顿时不舒服了,“什么周人楚人,那些恩怨情仇是那些大人物的事,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哦,你们楚人受了迫害,报复不了那些掌权的,就拿我们底下的小老百姓出气。”

    说着他不屑的笑了起来,“楚人刚烈?我呸,不过是欺软怕硬罢了!”

    这番话无异于开启了群退嘲讽,原本因为秦长青的话,而低下头的年轻村民顿时愤怒起来,死死盯着他。

    “看什么看,我说的不对吗?有本事你们去找那些杀害你们亲人的凶手去啊,迁怒弱小算什么本事?”

    江云嘴上不依不饶,人却已经溜到王羽身后,只探出一个脑袋来,还在喋喋不休。

    就在气氛越来越凝重,眼看着要发生冲突时,秦长青叹了一口气道:“都不要说了。”

    众人纷纷转移目光,看向了他。

    “我们应该心怀仇恨,也必须心怀仇恨,这是咱们楚人抗争的动力,但就如同这位小兄弟所说,这个仇恨不应该牵连无辜之人。”

    年轻后生们纷纷闭口不言,那些年纪大的,不像那么冲动,能分得清是非。

    而且,那位公主也说话了,“诸位不必如此,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长青叔叔说的很对,真正的仇人是姬贼,而不是大周百姓。”

    有了她的话,场面才彻底平复下来,江云拍了拍胸口,长出一口气。

    王羽笑他:“你之前不是很威风吗,怎么怕了,一个人就敢和他们讲道理,不怕被打啊?”

    “嘿嘿,不是有你在吗,我不信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江云嘿嘿笑着,依旧躲在王羽身后,眼睛四处乱瞄,警惕的看着村民。

    姜雨儿又说了几句话,便当先往村子里走去,秦长青跟在身后,再后面便是村民。

    王羽三人也回了院子,同行的还有赵二睇。

    他不敢与爷爷对视,只能躲起来,等公主离开时,再跟上一起。

    赵二睇知道自己没错,爷爷也没错,但他不想放弃自己身为楚人的荣誉,不想往日那些朋友,在想起赵二睇这个人时,会吐着唾沫,满脸不屑。

    所以他愿意背负楚国遗民这几个字去死,哪怕他才十九岁。

    生为男儿,死则死已。

    “诶,你们公主来了,你都不去瞻仰一下?陪着我们几个外人像什么话。”

    到了院子里,江云见赵二睇不说话,便凑过去道:“还有啊,你觉得我刚才说的话对不对?”

    “对不对不知道,让人想狠狠揍一顿是真的。”

    赵二睇给了个白眼,自己随便找地方坐下,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发呆。

    云卷云舒,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爷爷拎着木棒,去山上找他吃饭的情景,狗叫鸡鸣,很惬意。

    想着想着,他笑了起来,然而闭上的眼角,却又有泪水滑落。

    江云见此情景,罕见的没有再碎嘴,而是走出了院子,不知道要去哪里。

    王羽左右看了看,忍不住叹了口气,将手放在陈安之脑袋上,“进去睡会儿吧,站了一上午,等下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嗯。”

    陈安之小心避开赵二睇,怕自己脚步会打扰到他,直到进了屋子,动作才大起来。

    王羽坐到赵二睇身边,半躺在台阶上,“我觉得你还是去见一见老爷子为好,毕竟这一次过去了,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我也知道,但就怕他老人家不愿意见我啊。”

    赵二睇长叹一声,“我自幼没有爹娘,都是爷爷把我一手带大的,起初日子过的很苦,吃百家饭,后来找到了同胞,互相扶持之下,才算过上了好日子。”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他会不会见你呢?”王羽轻声道:“你们爷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如果不告别一下,我怕你会后悔一辈子。”

    赵二睇沉默了,王羽能看到他拳头捏的很紧,指节已经泛白了。

    “去吧。”

    ……

    张瘸子家住在村子的一个角落,周围没有邻居。

    江云一路打听,受了不少白眼,因为之前在村口的话,他太遭人厌了。

    而且此时大多数村民都在村长家,看那位公主殿下,所以这会儿还在外面的人很少。

    不过他运气不错,碰到了拄着拐杖的老头子,正是赵二睇的爷爷。

    江云试探着问了几句,结果让人惊喜,老头不仅告诉了他位置,还害怕他找不到,亲自带着过去了。

    “多谢啊老爷子,都这会儿了,您要去哪儿啊?”

    站在张瘸子门外,江云冲老感谢。

    “去外面抓两把野葱,给我那小子煎个蛋饼,他以前最爱吃这个了。”

    老头也笑,摆摆手后便拄着拐杖慢慢向存在走去。

    江云想到赵二睇,有些羡慕的挠了挠脸颊。

    猛地搓一把脸,他冲大门里面叫嚷道:“老张诶,我来找你喝酒咯。”

    良久后,木门被打开了。

    然而眼前这个人,差点让江云认不出来。

    原本张瘸子是个满脸络腮胡子,邋里邋遢的中年汉子,身上味道还很重。

    但此时的他,胡子被收拾干净了,身上穿着一身崭新的玄色长袍,上面还绣着一头不知名异兽,看起来异常神俊。

    “啧啧,老张啊,你打扮的这么俊干嘛,难道是要去见公主?你不是说不去见她吗,怎么改变主意了?”

    江云想伸手在袍子上摸一把,却被张瘸子一把拍掉手,“别闹,我不去见是没错,但万一要是老秦他把我抖出去怎么办,公主要是来了,见我以前那个样子,多丢人?”

    “呵呵呵,我说你,嘴巴上不要不要的,身体却诚实的很呐。”

    江云哈哈大笑,“别说这个,我特地来找你喝酒的,走走走,咱们不醉不归。”

    张瘸子无奈,有心想将这家伙赶出去,但看他死皮赖脸的样子,估计是赶不走。

    摇头叹了口气,压下心头的那点心思,两人进了屋子。

    他们没有看到,在不远处,有个表情僵硬的小姑娘,正满眼泪水的看着这边。

    如果离得近,还能听到她嘴里轻轻的呢喃着。

    “张叔…雨儿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