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杨州 2
    因为决定在杭州多待几天,所以并不急着赶路。

    次日清晨,三人在客栈里吃了早点,便准备好好逛一下扬州城。

    “昨天我打听到一个消息,扬州城里最有名的一家武馆,出了个叛徒。”

    江云忽然神秘兮兮的说道:“这人功夫深不可测,传闻几个抓捕他的三品高手都被打死了,目前正大摇大摆的在城里。武馆主人设下赏金,只要能将他捉拿回来,就能得到五千两白银的赏钱。”

    见王羽和陈安之不为所动,他举起手,加重语气道:“五千两啊!够我们吃香喝辣很久了。”

    可惜,他依旧没有得到想要的反馈。

    王羽和陈安之压根没理会江云,自顾自的聊天。

    “安之,这个客栈的菜好像不怎么新鲜,吃着有一股酸味。”

    “是吗?我怎么没觉得。”

    “那一定是你舌头出了问题。”

    “嗯嗯,师兄你说的对,那咱们中午在外面吃?”

    “行,昨天我听一个客人说,扬州城有个做河鲜的酒楼,味道贼好,咱们待会去尝尝。”

    两人边走边说,压根没管身边的江云。

    他叹了口气,心想着赚钱大业可能要搁浅了。同时涌出一股危机感,陈安之这小子拍马屁的功夫越来越好了,自己不能被比下去啊。

    连忙凑到两人中间,强行加入话题。

    正走着,王羽看到前面有个卖折扇的铺子,顿时眼前一亮。

    “你们两在这里等等我,我去卖个东西就回来。”

    陈安之点点头,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江云想凑过去,结果被赶了回来,无奈只能站在旁边一起等。

    “你师兄想买什么啊?神神秘秘的,还不让我们去看。”

    陈安之和他接触这么久了,早就知道江云是个什么性子。乍一看是个挺冷漠的人,其实跟熟人那就是个话痨。

    所以并没有接话,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

    另一边,王羽缓步朝扇子铺走去。

    “终于让我找到了,嘿嘿。”

    ……

    朗行是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十岁被送去扬州城的开阳武馆,他天赋异禀,别人需要几个月才能学会的东西,在他这里,往往只要几天就行了。

    一路走来,朗行从一个不起眼的记名弟子,成为了武馆的大师兄,师傅传授的断水横江掌更是被练得炉火纯青。

    众人以为他比馆主境界要底一重境界,其实这只不过是在隐藏而已。

    朗行的真正实力,早就超过了武馆里所有人。

    在不久前,更是突破三品,到达了二品,心里恶念爆发,自觉继续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学,便打伤包括馆主在内的所有弟子,破门而出。

    开阳武馆作为扬州城有名有姓的大势力,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立刻发起了悬赏,但凡能够捉拿朗行回来,就能获得白银五千两,还可以让武馆做一件事。

    这个消息一出来,立马轰动了整个扬州城。

    除了银子之外,能让开阳武馆办事,更是让人垂涎三尺。

    然而,等那些人真正面对朗行时,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厉害。本事越差的反而只是受伤,那些入了三品的,直接被打死。

    就这么死了一两波人,才消停下来,最起码没有明面上去找麻烦的了。

    也有一些人想过用些阴暗的手段,然而朗行总是能避开,像是事先知道一样。而且,随之而来的报复十分惨烈。

    这也导致了他如今在扬州城里大摇大摆,也没有人敢前来送死。

    此时,朗行路过一家扇子铺,迎面走来一个光头,嘴里还喃喃着,“终于找到了!”

    他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不屑的上下打量了眼前这人,松松垮垮的站姿,身上没有丝毫练武留下的痕迹。尤其是那个明晃晃的光头,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看着都刺眼。

    “你也想拿我去领赏?”

    王羽被问的一愣,这家伙怎么回事,有病吗?

    然而还没等说话,朗行就已经出手了。

    “虽然你没什么本事,但对于你勇气的认可,我决定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强大!”

    他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高高举起了右手,朝王羽肩膀砍下。

    “下次出门记住要擦亮眼睛啊,哈哈哈!”

    砰!

    开阳武馆的绝学断水横江本就是手上功夫,朗行将其练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此时光出手造成的风压,就掀起了漫天灰尘。

    然而,等真正砍到王羽身上时,他表情一愣,脸上流出了冷汗。

    烟尘散去,王羽神色不善,“你是谁啊?有病吗?”

    挨了如此一击,他却和个没事人一般,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

    朗行冷汗狂冒,变得惊恐起来,他这一下用了多少力,自己心里清楚,虽然武馆的绝学没有使出来,但也是正常状态下最大力量了。

    之所以如此,是想威慑一下那些还没有出手的人,让他们明白和自己作对的代价。

    但眼前这人怎么回事?

    王羽等的不耐烦,随手一个巴掌拍了过去,直接将其打飞,撞在远处的一个店铺里,直接将墙面撞出一个大洞。

    “有毛病。”

    像是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整了整衣领,朝扇子铺走去。

    全程目睹了过程的陈安之和江云,对视一眼,都挺同情那个家伙,无缘无故送上门挨打。

    过了不久,王羽手里拿着一副折扇走了出来。

    扇子上画着山水,意境高雅,是个十足的雅物。

    “师兄,你认识那个人吗,他为什么打你?”

    陈安之仰着头问道。

    王羽摇了摇头,“谁知道,这个人奇奇怪怪的,又没什么力气,打人跟挠痒痒似得。”

    江云吞了吞口水,竖起大拇指道:“那是王兄弟你厉害啊,那家伙看起来不像个善茬。”

    王羽拿扇子敲了他一下,“走走走,咱们去看看这扬州有什么好吃的。”

    被打飞的朗行躺在地上,愣愣的看着天空,对刚才的事有些不能置信。

    周围有几个提刀的汉子围了过来,神情中带着几分犹豫和狰狞。

    “哥几个,这小子快不行了,咱们并肩上,捉到开阳武馆吃香的喝辣的!”

    朗行被惊醒,转头看向这几个连三流都算不上的江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