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一百五十章 武馆 2
    经过一轮淘汰,此时还能站在武馆的,都是有几分底子,加上一直以来,城里就有怪物出没,所以他们手上都有功夫。

    有的是因为家学渊源,有的则是花钱学的。

    当教练说完,学员们重新排列好,不过这一次,王羽身边站着两个人,其他人都离得远远的,隐隐间,就分出了高低。

    “这些人都认识我,所以不会选择和我对练的,周小曼也同样如此,所以我们两的对手只能是双方。你不同,他们肯定会找你挑战的。”

    梅钱在王羽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便举被教练点名上前,一起的还有一直冷漠不语的周小曼。

    “你们两个是这一批里面最强的,规矩都懂了,那就开始吧,输的罚站二十分钟桩。”

    扔下这句话,教练往后退了几步,腾出位置。

    梅钱和周小曼相对而立,行了一礼之后,也没什么客套直接动手。

    只见梅钱一个跨步前冲,右手在移动的途中,已经打出一记摆拳。

    周小曼将头一低,躲过摆拳的同时,右腿扫出,是泰拳中常用的扫腿,威力很大,但收招动作很大。

    王羽看着两人你来我往,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这种程度的打斗,连让他投放目光的资格都没有。

    三分钟后,两人身上冒出汗水,周小曼抓住梅钱一次破绽,左手勾拳打中他的脸颊,将其ko。

    教练喊了一声停,冲王羽抬了抬下巴,“你上来。”

    王羽依言而行,在众人面前站立,还是那副松松垮垮,顶着死鱼眼没睡醒的样子。

    “你们谁想挑战他。”

    “我!!”

    “我来!”

    一时间除了刚才下去的两人之外,所有人都举起手请战。

    教练看王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有些不爽,这小子来学东西,不给他点教训,恐怕学不会尊师重道。

    在学员里随便选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就你了,认真打,打赢了我让你代替他的序列。”

    被点名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身材虽然和教练有差距,但那一身腱子肉却是实打实的。

    属于你打他十拳没事,他打你一拳就要跪的。

    听到教练的话后,这人脸色变得振奋起来,咧着嘴狞笑道:“教练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招呼这位同学的。”

    两人相对而立,青年拱了拱手,便准备抢先出击。

    “等等!”

    王羽忽然叫了一声,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中,将眼镜取了下来。

    “好了,动手吧。”

    青年觉得自己被嘲弄了,心里怒火升腾,原本就不准备留手的他,决定下手更重一些。

    “喝!”

    嘴里一声爆喝,他右腿蹬地,整个人如同出膛的炮弹,朝王羽射了过来。

    一旁的教练微微点头,没想到随便叫的一个人,居然是个练家子,看样子和梅钱与周小曼也相差不远了。

    在场的人大多识货,立刻就认出青年所用的招式,乃是北方流传很广的三皇炮拳。

    从声势来看,起码也有好几年的功夫了。

    就连梅钱与周小曼也认真起来,他们两个对打,是知根知底的,所以为了避免受伤,都有些克制。

    所以出手才没有这青年动静大,毕竟公认最强,没两把刷子肯定不行。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王羽轻轻抬了抬眼皮,在对方炮拳临身时,侧开身子,同时右腿膝盖朝前一顶。

    在场所有男性下意识夹了夹腿,脑海中同时浮现出鸡飞蛋打的场景。

    再看青年,前冲之势有多猛,此时他就有多痛。双腿加紧的倒在地上,整张脸通红无比,眼睛瞪的很大,就像被扔到岸上的鱼,呼吸都十分困难。

    而早在对方倒地时,王羽就已经退开了,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自己撞上来的,不关我事。”

    青年被气了个半死,有心拼命,但那股钻心的疼痛,让他根本无法动弹。

    教练看不下去了,上前道:“比赛结束,王羽获胜。你们还有人想要挑战他吗?”

    众人齐齐摇头,且不提是不是真的意外,这个诡异的光头小子他们都不愿意去招惹了。

    教练深深看了王羽一眼,“带好钱,明天过来正式参加训练。”

    “呃。”

    听到要交钱,王羽从兜里拿出他姐姐赛过来的两百,以及自己之前剩下的硬币,“这些够不够?”

    其余学员强行忍住笑意时,教练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学费最低五千。”

    “五千啊?”

    王羽还是那副呆呆的,慢腾腾的样子,将钱放回兜里,准备离开。

    “别说你五千块都拿不出啊!混蛋!”教练在后面吼道:“你进来之前不会咨询一下吗!”

    还别说,他生起气来,颇有一番威势。如果是这具身体的原主还在这里,肯定得被吓个半死。

    然而,王羽却依旧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表情,轻轻的哦了一句。

    这是原主的常态,一天之内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子。

    不过和他此时心态意外的匹配。

    就在教练又被他气到时,梅钱举手道:“教练,我帮他出学费吧!”

    “呃,谢谢啊。”

    王羽冲他招了招手。

    教练有了台阶下,也不想紧抓着不放。

    “解散!”

    说完怒气冲冲的走出了练功房。

    他离开后,场中的气氛一下轻松下来,学员们纷纷找到和自己相熟的人,准备离开。

    而之前和王羽对战的青年,在旁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走上前道:“小子,你完蛋了!你和你家人最近出门小心点!”

    家人!?小心点!?

    王羽脸上的表情终于变了,眼角微微上扬,给人的感觉顿时变得不同起来,就像关公睁眼,杀气四射。

    “你说什么?”

    梅钱和周小曼同时感到一阵压迫感,忍不住倒退几步。

    最惨的还是直面王羽的青年以及搀扶他的两个学员。

    几人双腿打着摆子,就像是有一头凶恶的猛虎,在颈椎后面呼气。

    “我…说…”

    青年话没说完,就已经被王羽提在手上,狠狠朝地面砸去。

    砰!砰!砰!

    连续三声巨响,木地板被砸出一个大坑,王羽才停下动作。

    随手将已经快要没有呼吸的家伙扔在地上,在他身上擦了擦飞溅出来的血液,无比淡定的走出练功房。

    还没有离开的学员,包括梅钱以及周小曼在内,看着那具已经不成人样的身体,齐齐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