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二百一十章 林隐寺
    在天色完全暗下去之前,两辆马车终于赶到了林隐寺的山门前。

    燕赤霞好像和这里的人很熟,下车和沙弥照面后,便被请了进去。

    因为有女眷不方便,所以王羽等人被安排在半山腰的厢房中,没有踏足正殿。

    由于经过一天跋涉,几人肚子都有些饿,张怡带来的丫鬟便开始做饭。

    之前他们已经问过了,寺庙里是没有晚餐的,只吃早午两顿。

    东西是张怡带的干粮,用叙热一下就可以了,如果不嫌硌牙,也可以直接吃。

    她扔给王羽几个面饼,让他出去吃,在那两个丫鬟危险的眼神下,他也没计较的打算。

    毕竟早就过了欺负普通人的阶段了。

    此时外面的夜空十分美,星辰漫天,巨大的银色圆盘冷冷清清的挂在那里,像是绝美的美人,只可远观。

    王羽半躺在台阶上,欣赏着这美丽的景色,一口面饼咬下去,满嘴麦香。

    如果有酒就好了,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喝酒了。

    以前在主世界,脑海中的门还没有完全被打开,加上又受陈大锤等人的影响,总以为自己就算不能成为大侠,也应该是个义士。

    然而当大门完全打开后,情感逐渐被压制,王羽内心的是非善恶,也同样被冲刷。

    他看那些人,就像是在高处俯视的神祗,很难再亲近起来,

    不过好在还有平行世界,每当王羽完成一个愿望,就能找回一些自己失去的感情。

    上个世界好像打开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他对别的兴趣还是和以前一样,唯独对自己没见过的,并且强大的东西,十分热衷。

    正想着心事,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王羽转头看去,只见燕赤霞带着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和尚过来了。

    “燕大侠,这位法师就是你请的帮手吧?”

    王羽从台阶上座起,眼睛发亮的靠了过去。

    这老和尚看不出年纪,长长的胡须并没有经过打理,所以显得很凌乱。

    不过与他苍老的外表相比,那双明亮的眼睛却如婴儿般纯净,当看着你时,会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让人安静下来。

    “这位是戒空和尚,林隐寺上一任方丈,和我是老交情了,以前还一起除过妖。”

    燕赤霞介绍完后,又指着王羽道:“他就是我和你说的那小子,身上被下了灵标,我希望能用佛法暂时压制一下,别让他死了。”

    戒空和尚点点头,冲王羽念了一声佛号,身前忽然金光大盛,在空气中组成了一个万字咒,迎风便涨,朝王羽压了下去。

    砰的一声,王羽身上的衣服,包括假发通通被炸成了碎片,只剩下一条长裤遮羞。

    燕赤霞愣了愣,“小兄弟你原来是个光头,怎么,也想要出家啊?”

    此时王羽只觉身上懒洋洋的,不想说话,所以并没有回答。

    戒空又念了一声佛号,金光退去,万字咒开始旋转起来,逐渐变小,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王羽回过神,才想起回答燕赤霞刚才的问题:“没有,落水的后遗症而已。”

    “其实出家也不错,你可以考虑一下。”燕赤霞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戒空仔细的看着王羽,忽然上前道:“小施主的确可以考虑,你身上佛性不浅,很容易便能断去迷雾,映照本性。”

    “呃,没这个打算。”

    王羽自然不会去做和尚,在主世界感情本就失去的差不多了,在这里好不容易能体会一点,你还让他去学什么断情断欲,这不是欺负人吗。

    戒空失望的叹了口气,“缘分未到,奈何奈何。”

    燕赤霞没想到老友居然认真了起来,不禁有些诧异,要知道他身边这位地位可不是一般的高。

    虽然早已经卸下了方丈之位,但在外面的声望,反而更上一层楼。

    许多人都称呼他为罗汉降世。

    “里面还有一个中了黑风煞的小友,劳烦和尚你在去看看吧。”

    燕赤霞见王羽有些为难的样子,便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两人直接走了进去,王羽这才松了口气,老和尚好像看出了什么,让他有些不太爽。

    万一忍不住一拳给人家砸死了,怎么和燕赤霞交代?

    为了不做出错事,王羽没有进去看他们怎么救人,而是继续坐在台阶上。

    其实从内心上来说,他不太想解除身上的灵标,因为只要有这个在,就会有很多小可爱来找他玩儿。

    然而不解又不行,除非王羽愿意暴露本性。

    就在出神间,身后的屋内忽然响起一阵鬼哭狼嚎,整个厢房都变得阴冷起来。

    就在他准备看看发生了什么市时,周文才忽然跑了出来。

    此时的他两只眼珠子漆黑一片,没有一点眼白,看起来十分吓人。

    “滚!”

    见到王羽拦路,他怒吼一声,直接抬手掀起一阵飓风,将其掀翻出去。

    然后一溜烟跑的没影了。

    三个呼吸后,燕赤霞提着长剑跑了出来,正准备去追,戒空虚弱的叫住了他。

    这个老和尚的胸口有个掌印,腥臭漆黑,应该是刚才被拍的。

    原本待在房间里的聂小倩与张怡两人,听到动静后也跑了出来。

    “王公子,你没事吧。”

    见王羽倒在地上,身上又只有一条裤子,聂小倩脸通红,想过去搀扶,又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些。

    因此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张怡在她耳边低声道:“赶紧去给他拿一套衣服啊。”

    聂小倩这才反应过来,脸更红了,低着头小跑回了屋子。

    看着好友如此,张怡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羽倒没在乎这些,对正商量什么的燕赤霞与戒空问道:“周兄怎么了,刚才还不是好好的吗。”

    “唉,贼人狡猾,本来以佛法破煞气,是最稳妥的办法,但刚才那位施主身上的煞种被做了手脚,只要碰到佛门之力,就会立刻爆发。”

    戒空解释了一句,神情黯然道:“他恐怕已经凶多吉少,彻底成为种煞之人的傀儡。”

    “和尚你尽力了,或许这就是命吧。”

    燕赤霞一身本领大多是在杀妖伏魔上,对救人并不精通,能做到暂时压制,已经很了不起了。

    王羽挠了挠头,为周文才感到可惜。

    倒是张怡,在听到那小子没救之后,神情不知道怎的复杂起来,一声不吭的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