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以剑孕神 (我得去医院看看,换季伤不起啊。)
    剑身在轻轻颤动,莫离手中的黑色长剑以十分缓慢的速度朝王羽刺去。

    在他动手的同时,那股悲伤与不甘同样爆发了出来。

    站在不远处的南宫蔚以及下人们泪流满面,被莫离所辐射出来的剑意所感染,不能自已。

    而作为目标的王羽,更是已经被团团包裹,换做普通人,恐怕此时已经倒在地上痛哭流涕了。

    然而,莫离发现他的表情很奇怪,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很陌生的东西,脸上居然没有丝毫悲伤,反而是陌生与期待。

    黑剑近在咫尺,王羽伸出了手,朝剑身抓去。

    莫离一惊,随即露出一抹狰狞。

    他没想到王羽居然能这么快就挣脱出来,也没想到黑剑积累了这么多的情绪,居然不能对这家伙产生丝毫影响。

    在得到黒剑后,莫离无意中发现这把不知道什么东西打造出来的长剑,居然能够吸收敌人和自己的情绪。

    尤其是生死之间,所产生的种种念头。

    所以他杀的人越多,战斗的越多,剑就会越强。

    到了如今的地步,已经很少有人能够在黒剑笼罩下挣脱了。

    但王羽做到了,甚至还能出手反击。

    “少瞧不起人啊!!!”

    莫离一声怒吼,猛地朝前刺去,目标正是王羽手掌。

    然而,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对方一把抓住了黒剑,并且用力一扯。

    伴随了莫离几十年的黒剑就这么被王羽轻松多走。

    场中种种情绪波动顿时一滞,随即消失的无形无影。

    南宫蔚等人也回过神来,看到王羽手中拿着黒剑,露出恐惧的神情。

    剑在哀鸣。

    “原来是认主的,你能用出刚刚那种类似剑意的手段,是因为它吧?不错,有点意思。”

    王羽将黒剑一抛,还给了面如死灰的莫离。

    “来,还有更强的手段吗?让我见识一下。”

    莫离呆呆的看着失而复得的黒剑,脸上闪过一丝屈辱,但紧接着就被决然代替。

    自己的努力,在眼前这个男人看来,只是个笑话吗?

    他不允许这种事发生,早年的挣扎求存,以及遇到公主殿下后的倾慕,为她一路遮风挡雨的凶险。

    这是莫离拿命拼出来的,绝对不能被侮辱,哪怕付出性命的代价,也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他一咬牙,猛地一锤剑身。

    啪!

    脆响声中,黒剑化作了碎片钱漂浮在空中,随着莫离劲力运转,又重新组成了一把剑。

    此时剑身上尽是裂纹,像是下一刻就会破碎。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相思剑!”

    莫离嘴中轻吟,黒剑直接化作了风暴在空气中呼啸,朝王羽狂涌而去。

    与此同时,更有一股思念之意扩散开来,有对父母的,有对子女的,也有对红颜的。

    让人有一种放下一切,去追去心中念头的冲动。

    王羽哈哈大笑,“精彩,精彩啊!想不到在这个地方,居然也能让我看到这么有意思的武学。好,为了尊敬你,接我一拳吧!”

    他说完将右手握紧,护在胸前后侧身一甩,拳头直接砸在空气上。

    轰!

    就像在王羽身前打破了一面玻璃,裂纹扩散,无比恐怖的冲击波席卷了黒剑碎片,将其打的倒卷了回去。

    莫离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眼看着碎片就要将他割伤,却在即将临身时,齐齐往旁边扩散。

    就像是不愿意伤害他一般。

    可惜,下一瞬间,王羽的攻击也来了。那无比恐怖的冲击直接穿透莫离的体表,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一切归于平静后,黒剑的碎片重新组成剑身,在地上不断哀鸣,而他的主人莫离,被打的倒飞出去几丈远。

    此时正不断挣扎着想站起来。

    王羽没有继续动手,静静的看着,直到对方终于爬起来,重新拿起黒剑后,他轻声道:“你这么做值得吗?世间真的有如此让你留恋之人?宁愿忍受无比恐怖的痛处,也要去见上一面。”

    莫离已经说不出话来,点点头后,踉踉跄跄的往外面走去。

    王羽侧开身子,让他从旁边经过。

    “能入我眼的不多,你算一个。”

    等到莫离完全离开后,王羽将目光重新放回南宫家众人身上。

    “说罢,你们准备怎么对付林青锋。”

    南宫蔚强自稳定心神,“你想做什么?天子脚下,岂容你放肆!”

    而随着她话音落下,外面街道上呼啦啦涌来一大群巡逻甲士,更有几十个草莽气十足的不良人。

    原来早在王羽杀了两个仆妇时,早就有人去通报南宫望了,老狐狸怎么会让自己置身与危险中。

    所以第一时间去叫了甲士。

    或许王羽很强,但公然反抗朝廷威严,所要面对的就不是单单南宫家这么简单了。

    南宫蔚见增援来了,心里顿时有了底气,也不想在惹什么妖蛾子了,赶紧将王羽这个危险的家伙抓住再说。

    她冲外面的甲士道:“来人,将这人拿下!”

    此时过来的人中,甲士的统领以及不良人的队长,都受过南宫家恩惠,所以此时听了南宫蔚的话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抽出兵器围了过来。

    王羽斜眼看了他们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又要莽了吗?看来他终究做不成安静的美男子啊。

    以后看到这种奇葩愿望,打死也不来了,真是被自己坑的话都不想说。

    王羽转过身,看向这群代表大乾威严的甲士,“我其实不想杀人的,你们为什么要逼我?”

    “贼人休得猖狂,有我赵英豪在此,你休想伤害南宫小姐一根毫毛!”

    就在王羽感叹时,甲士中走出一个唇红齿白的年轻将领,他手持红缨枪,银白色的铠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尤其是身后白袍以及胯下白马,将他衬托的就像是故事中走出的绝代将领。

    “赵英豪?”

    王羽见他神情倨傲,卖相不凡,还以为是个什么高手,因此露出兴奋的笑容。

    “行,让我见识一下你有什么本事,来吧!”

    白袍小将赵英豪却并没有出手,而是鄙夷道:“粗人才会打打杀杀,儿郎们,上!”

    王羽愣了,顿时明白过来,原来这家伙只是个样子货。

    也就在此时,甲士与不良人朝王羽围了过来。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女子,那如狗熊一般身材,充份提现了什么叫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