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公主 (还有等下补上)
    这是个从骨子里透露着魅惑气息的女人,王羽看到她时,微微眯起了眼。

    以前的顾怜儿也是这样,让人见了之后,就会下意识的忽略很多东西,被牵着鼻子走。

    此时在他的感官里,就像是有个东西在不断撩拨心湖,但王羽内里却是一潭死水,所以那种不正常的波动,显得无比清晰。

    女子见他面无表情,便自我介绍道:“奴名欢儿,这长康坊的半个主人,之前下人不懂事,收了公子的钱,所以才让她退回来。”

    王羽脸上还是没什么变化,只是感官中,那种无形的波动越发明显了。

    如果刚才只是轻轻波动,那么现在就是用力的搅拌。

    欢儿已经将自己修炼的天魔决运转到了最大,却惊骇的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对眼前的男人造成影响,就在她准备先退去时,王羽说话了。

    “停下你的小动作,我们好好聊聊。不然就凭刚才的试探,我就要让你长康坊化成废墟。”

    欢儿心头一怒,但随即隐去。

    “公子难道不知,这里可能是你在大乾唯一的容身之所吗?”她笑了起来,也依言停下了功法运转。

    王羽察觉异样消失,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唯一容身之处?姑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说道这里,他眼神变得冷漠:“我想走,谁能拦?我想留,谁又能赶?”

    欢儿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公子你可真有意思,不仅长得让人心里喜欢,说起笑话来,也格外…”

    话未说完,她却再也吐不出半个字来,因为王羽已经消失在原地,直接出现在欢儿身前,并且一只手掐住这女人的喉咙,将其提了起来。

    “和你好好说话你不听,非得逼我动粗。”

    王羽之所以动手,就是因为欢儿刚才在说话时,又运转了功法。

    老鸨看着她被掐醉咙,整个人都傻了,欢儿乃是长康坊最顶级的红牌,一般不会见客。

    以往碰到的男人,哪一个不是捧在掌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别说打骂,甚至连句重话也没人舍得说。

    王羽这样的,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眼看着这女人已经开始翻白眼,王羽手一松,松开她的脖子。

    欢儿刚才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此时剧烈的咳嗽着,眼中带着畏惧与恶毒。

    “说罢,你到底找我什么事,不要在耍小手段,下次你就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了。”

    王羽退回刚坐的椅子上,晴儿正殷勤的给他倒酒。

    “不是我有事找你,而是大公主殿下,想和你聊一些事。”

    欢儿从地上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子,重新变成之前那个魅惑天成的女人。

    她看着王羽,心里生起了强烈的挫败与征服欲,但在那双冷漠的眼神下,不得不收起一切小心思。

    “大公主?”

    王羽端起酒杯,轻轻喝了一口,“她找我什么事?”

    “这个奴就不知道了,她是让奴来带你过去的。”

    欢儿将自己的目的原原本本说了出来,不敢在有什么小心思。她能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说要杀她,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

    “她让我去见,我就一定要去?大公主而已,算什么东西?你告诉她,和我打交道,有三种方法,一是自己过来见我,二是看我不爽请人来杀我,三就是永远不要接触。”

    王羽用手指轻轻敲打桌面,语气傲的吓人。

    欢儿有些傻眼,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王羽这种人,老鸨更是吓的一句话都不敢说,心里念叨着不愧是敢和朝廷对着干的男人。

    “整个长康坊都是大公主殿下的,你如此不敬,就不怕她下令将你赶出去?”

    “呵呵,她可以试试啊。”

    一阵沉默过后,欢儿带着老鸨离开了,银票还留在桌上,王羽将其递给晴儿。

    “呐,咱们可以吃白食了,不过等下他们送东西来,我先尝过你在吃,不然不小心被下毒就惨了。”

    晴儿不解道:“姑爷你呢?”

    “如果有毒药把我药倒了,那我也认了。”

    王羽笑着说了一句,心里其实还是挺期待对方下毒的,到时候又可以给女帝添堵了。

    另一边,欢儿让老鸨下去后,独自一人去了长康坊的一处别院。

    这里戒备很森严,到处是明岗暗哨,全部是经过残酷训练的女死士。

    哪怕是她,来这里如果没有令牌,也会在第一时间被拿下。

    带着满腔的挫败,欢儿走了将近一刻钟,终于到了地方。

    这座建立在玄旁的亭子,是大公主平时最爱来的地方。

    湖里还饲养着降临一万条锦鲤,每当她站在听众撒食,就能欣赏那万鲤朝天的盛景。

    “人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比起女帝的风华绝代,大公主美则美已,却要差上不少意思。

    欢儿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说。

    大公主转过头,看到她脖子上的掐痕后,心里便有数了。

    “呵呵,想不到居然还有男人能对你下得了手,不愧是母后感兴趣的男人,果然有些特别。”

    她摆了摆手,轻声道:“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欢儿不敢违逆,便将刚才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既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刻意贬低。

    不过王羽的话,还是让大公主有了情绪波动。

    她笑着转过头,从盘子里洒了一大把鱼食,无数尾锦鲤翻腾着争抢食物。

    “也罢,既然母后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那么我这个做女儿的,就替她老人家解决麻烦吧。”

    大公主吩咐道:“让人准备一下,既然这个王羽拒绝了我的恩赐,那就让他去死吧,正好给开阳报仇。”

    欢儿躬身领命,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头被一个无比庞大的阴影所笼罩,她有种预感,这件事肯定不会像大公主说的那样顺利。

    等欢儿退下后,亭子里只剩大公主一人,她又抓了一把鱼食扔了下去。

    女帝在位多少年,她就当了多少年公主,而且相比对方所修炼的功法,大公主只是修习普通的延寿养生决而已。

    以至于她现在看起来,比身为母亲的女帝要苍老一些。

    “你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大公主忽然笑了起来,眼里尽是疯狂与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