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新来的光头学子(朋友来了哇,没时间写了,明天继续吧)
    在温玉无比幽怨的目光下,王羽和王小青到了别院大门前。

    这里并没有看守,直接就能进去,刚到里面,便能看到一个巨大的练功场,此时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王小青对这里很熟,带着王羽直接找到了一个正在躺椅上打盹的中年男人。

    刺鼻的酒味让她皱起了眉头,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朝男人捅了几下。

    “宫教习,宫教习,快醒醒!”

    宫云身手挥了挥,拨开身上的棍子,迷迷糊糊睁开眼,见着王小青之后,本就因为喝酒头疼的脑袋更加疼了。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姑奶奶,你不是马上就要从武院结业了吗,怎么还有空来我这里。”

    “这是我弟弟,他要来别院习武!”

    王小青一把拉过王羽道:“快点给他安排一下。”

    宫云这才发现原来还有个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王羽,他有些无奈的说道:“这年纪也太大了点吧,我是无所谓,就怕他会受不了别人的目光的。”

    “这您放心,我这人别的不行,就脸厚。”王羽笑眯眯的说着。

    宫云看了一眼脸色不好的王小青,最终点头:“行吧,你跟我来。”

    说完用手撑了一下自己,想从椅子上爬起来,结果一下子没使上劲,直接滚了下来。

    王小青用手捂住了眼睛,偏过头不去看他。

    “还嫌不够丢人吗,赶紧起来!”

    就在宫云如同咸鱼般挣扎时,一声呵斥响起,王羽转头看去,便见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等走到宫云身边时,他举起拐杖,作势要打。

    “别,我这就起!”

    宫云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轻轻咳嗽着缓解尴尬。

    “走吧,我直接带你去乙班。”

    “呃,这就行了?”

    王羽楞道:“没有什么过程之类的东西吗?”

    “你是王小青的弟弟,还要什么过程啊,直接去吧。”

    宫云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好了,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听话知道吗,如果被我知道你在这里调皮捣蛋,仔细你的皮!”

    王小青推了王羽一把,示意他跟上,自己则离开了别院。

    跟着宫云往练功丑面走,进了一扇门后,里面是三个连在一起的房子。

    每个房门上都挂着牌子,分别写着“甲,乙,丙”三个字。

    此时离得进了,还能听到说话声。

    宫云直接带着王羽直接敲门。

    吱~

    在一阵奇怪的声音中门被打开,一个身材高大魁梧,像是个人形巨兽的男人掏出脑袋。

    “宫云,你不知道我上课的时候最不喜欢被人打扰吗!”

    这男人的语气很不客气,王羽透过缝隙,能看到他身上恐怖结实的肌肉。

    “新人入学,王小青的弟弟。”

    宫云说完对王羽介绍道:“这是乙班的先生,姓简名轰。”

    简轰?

    王羽点了点头:“先生你好,我叫王羽。”

    “哼,能在我手下待三个月再说吧。”

    简轰侧开身,示意王羽进去。

    宫云见一切搞定了,便直接离开了,王小青是个不好惹的,她交代的事情,还是要尽量去做好的,不然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别想消停了。

    另一边,当王羽走进房间,这才知道之前宫云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里都是七八岁的孩子,他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进来,颇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不过好在他很快看到了同伴,正是昨天那个热心肠的郭红雨。

    这家伙见到王羽,明显愣住了,随即露出欣喜的笑容。

    简轰站在讲台,对下方众人道:“今天新来了一个学子,大家欢迎。”

    一群孩子非常给面子的鼓掌起来,这让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己去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吧,我讲的东西你听也罢不听也罢,但有一点必须记住。”

    简轰对王羽十分严肃的说道:“绝对不准在我讲课的时候和别人说话,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王羽答应了一声,直接走到郭红雨附近的座位坐下。

    倒不是他想和这家伙坐一块,而是满屋子就郭红雨附近有位子。

    简轰在上面拍了拍桌子,对下方众人道:“我们继续!”

    “咱们天元以武立朝,几百年下来各种武学百花齐放,到了现在,更是达到一个最高峰!”

    他的目光扫视一圈,带着浓浓的压迫感:“世间武者千千万万,有专修内气,以剑法刀法厮杀的武者,也有打磨肉身,将自己当做最强武器的人。”

    “在我看来,后者比前者要更强,也更加长久。打个很简单的比方,假如你是一个用剑的高手,却在决斗前夕,被偷了兵器,那该怎么办?”

    “而身为炼体武者就没这方面的忧虑了,身上各个部位,都可以是杀人利器。”

    简轰最后作出了一个总结式的发言:“只有身体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用绝对的力量碾压过去,比什么阴谋诡计都好用!”

    看到下面人怀疑的目光,他撇了撇嘴,“你们和我接触的时间不长,所以不知道很正常。这样吧,你们随我到练功场去。”

    说着直接打开房门,一马当先的走了出去。

    王羽本来还担心自己会漏下什么课程,没想到这些人也才刚刚学,顿时放心下来。

    “你对这个先生了解多吗?”

    旁边有个在别院里呆了好几年的家伙,他自然要问一下。

    郭红雨挠了挠头,“听说过,好像他以前是从沙场上退下来的,所以脾气很暴躁,不过真本事确实有。”

    “嗯?你和他也不熟?”

    王羽和郭红雨跟着人流往外面走,一边偷偷的聊天。

    “是啊,我以前是在另外一个先生手下学习的,但后来发现自己实在不适合学习剑术兵器,所以只能跟他了。”

    郭红雨说起这个时,神情很是无奈,看起来对自己的天赋已经失望透顶了吧。

    王羽拍了拍他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一群人在巨练功场集合,简轰在一个巨大无比的石锁面前停下。

    “这是我以前用来热身的东西,它重三百二十斤,寻常人别说举起来,连搬动都困难。”

    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但在我这里,不过是一只手的事情!”

    说完直接抓住石琐握把,轻轻一提,便将其举过头顶。

    一群孩子看的目瞪口呆,纷纷幻想起来,要是自己有这么大的力气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