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二百七十五章 马家门外(人发烧了,下午我在赶一章,很难受)
    “这三个疯子怎么会在这里!?”

    “是啊,黑水三煞前一阵子不是传言被天君追杀吗,怎么忽然出现在天星城了。”

    “看来马家的事情已经传开,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了啊。”

    王羽听着好奇,便对旁边桌的客人问道:“诶,这位大哥,这三个家伙什么来头?”

    这人看王羽年纪不大,面相也不是什么凶恶之人,便解释道:“所谓三煞,是指他们的功夫以及性格。”

    他指着一步步朝捕快走去的三人道:“那高个的是虎煞,脾气暴虐,一手虎爪霸道无比,平常人擦着就死,磕着就伤。”

    “另一个矮的是地煞,炼血的大高手,一身横炼功夫深厚无比,不是神兵利器,根本别想破防。”

    “还有最后那个胖的,他叫驮煞,来历十分神秘,手段也是三人里最凶残狠毒的,被他杀的人,极少有能全尸的。”

    那客人说完扔下几个铜板在桌上,然后匆匆离开了,临走前他还特地嘱咐王羽尽早回去,有三煞在场,很难说会不会被殃及。

    再看马家门前,捕快与城卫们已经和三煞短兵相接了,正如刚才那位客人所说,这三人各有特点,却又能查漏补缺,相互协作,实力最少强了四成以上。

    他们也不说话,沉默着厮杀,不过短短一刻钟,捕快们就已经死伤殆尽。而那些城卫则看情况不对,早就偷偷开溜了。

    解决了阻拦者,三人直接进了马家。

    王羽在外面看不到情况,但城主府那边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不过一刻钟左右,几百名佩刀带箭的甲士围了过来。

    此时三煞还没有出来,为了减少伤亡,并确保抓住贼人,这群甲士的统领下令,让弓箭手爬上墙头,开始齐射。

    很快,王羽便听到马家里传来几声沙哑的怒吼,随即便是一块块碎石被扔了出来。

    墙头上许多弓箭手被砸翻在地,带刀甲士则冲了进去,准备与三煞厮杀。

    然而他们毕竟实力有限,只要地煞扛住进攻,另外两人就能放开手杀人。

    短短一会儿时间,冲进去的甲士就已经死伤殆尽。

    反观三煞,除了虎煞因为轻身功夫最差,受了一点伤之外,另外两人毫发无损。

    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郭红雨杀人后,留下的尸体。

    如今魔道早已经一盘散沙,稍微成一点气候,就会被太上宗无情镇压。所在接到血魔可能重新出世的消息后,他们便第一个赶了过来。

    在见过马家人的尸体后,三煞终于肯定了这一点,内心激动不已。

    在如今的魔道中,大体分为两种人,一种是安于现状,不想惹事的家伙,另外一种,就是如三煞这般,想要重出江湖,获取更多的修炼资源以及生存空间。

    既然已经确定是血魔所为,他们继续留在这里就已经没有意义的。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从这里杀出去。

    随着三煞出手越来越狠辣,剩余的甲士们再也支撑不住,齐齐往外面逃命。

    这一逃顿时带起了连锁反应,那些围在墙头的弓箭手也准备开溜,但早已经盯着他们的虎煞怎么能答应。

    嘴里怪叫一声,直接扑了过去。

    而另一边,眼见手下溃败,城卫统领气的眼珠子都红了。

    他抽出长剑,朝还在杀弓箭手的虎煞扑了过去。

    两人刚一接触,就展开了生死搏杀,一招一式都朝对方要害攻去。

    能成为统领,这人是修炼到了后天巅峰的高手,虎煞也是炼血的炼体武者。

    两人一个修内,一个修外,此时战在一起,斗的昏天暗地。

    “二弟有点麻烦,你过去解决吧。”

    地煞冲驮煞挥了挥手,示意他过去帮忙。

    “好。”

    驮煞慢吞吞回了一句,身体却快如闪电,脚下一蹬,人便到了近前。

    那统领措手不及之下,被驮煞搂住了身体。

    虎煞哪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接伸手一抓,将他的心脏给掏了出来。

    至此,在城主府没有做出新的安排之前,三煞应该都没什么危险了。

    虎煞抓着还在跳动的心脏,脸上尽是狞笑。

    他扫视了一圈,整条街已经没人了,唯有那个面摊上,还坐着个光头,正看着他们这边。

    “咱们走吧,尽快将这个消息散出去,只要血魔陛下出山,那些老东西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虎煞杀心太重,驮煞又是个痴儿,地煞作为大哥,平时就是他在拿主意。

    “不,还有个小子在那儿看着我们,不能让他活下去。”

    虎煞杀戒以开,不将心头的杀意发泄出去,就会被所修炼的白虎真决所折磨。

    地煞知道这一点,所以点点头后道:“快点,要是被那个狗日的天君追上来,咱们只怕都得交代在这。”

    “知道了。”

    虎煞狞笑的点点头,一步步朝王羽走了过去。

    “小子,你为什么不逃?”他到了近前,爪子闪烁着寒芒。

    “逃?我为什么要逃?”

    王羽偏头问道:“你们很厉害吗?”

    “呵呵呵,原来是个傻子,也罢,你就去死吧!”

    虎煞嘿嘿笑着,利爪上闪烁着寒芒,朝王羽天灵盖抓去。

    “阿弥陀佛,住手!”

    就在他的爪子即将触碰到王羽头皮时,街上忽然响起了震天的怒吼。

    虎煞眼眶一红,硬是顶住了声波攻击,爪子去势更急,抓向王羽天灵盖。

    叮!

    金铁交击的声音传出,虎煞的指甲距离王羽头顶一寸时,便被直接挡住了。

    明晃晃的大钟罩住了他的全身。

    虎煞惊怒道:“金钟罩!?”

    他转头一看,便见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正从街角处走来,身边还跟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王羽好奇的看着体表的大钟,伸手在上面摸了摸。

    柔韧中带着坚硬的触感传来,难怪虎煞打不破这东西,他能很清楚的感知到,自己手上的力被分散化解。

    “三位施主杀孽过重,就由老衲将你们超度吧。”

    老和尚便是简轰口中的戒空了,当今天下有数的炼神高手。

    三煞不认识他,但从刚才露出的手段来看,绝对不是简单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