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二百九十章 原来是你们(明天恢复爆发)
    “看不起你?”

    王羽一身僧人打扮,眼中却没有丝毫慈悲,反而一片冷漠,“我可没有看不起,因为你连被我看的资格都没有。”

    金蜈须发皆张,心头怒火狂涌,他年幼时受尽了屈辱折磨,所以发过誓,谁要是再敢看不起自己,一定要狠狠报复回去。

    “秃驴,老子撕了你!”

    他以怒意为根,疯狂催动体内先天真气,身体越发膨胀起来,尤其是那一双手,都快有萝卜粗细了。

    每一根都泛着青黑色的光泽,外面被烟雾笼罩,看起来就像恶鬼的爪子。

    “你疯了!?”

    银凤大叫一声,脚下连连点动,瞬间就来到了刘海潮身边,“帮主,金蜈发疯,已经不分敌我,咱们先退出去。”

    说完拉住他就往刚刚出来的小门里跑。

    其余帮众反应过来,连忙也想跟过去,但没走几步,就倒地抽搐起来,口里白沫一吐,直接气绝身亡。

    金蜈嘿嘿狞笑起来,等了几十息,发现王羽一点事都没有,吃惊的叫道:“你居然没事?!”

    此时厅中已经全是尸体,只有三四人跑了出去,他们都是境界比较高的,所以能抵抗一二。

    金蜈的毒功可是经过地狱般折磨,才换过来的,先天之下后天巅峰者,最多只能支撑五息,而先天强者,则能支撑二十息。

    所以王羽一动不动站在哪里这么久,让金蜈十分惊讶。

    “也罢,你要是真这么死了,那我才真会失望。”

    他狞笑着举起双手,摆了一个进攻架势。

    但心里却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出道这么久,金蜈还是第一次碰到,对百毒功一点反应都没有的人。

    看着王羽平静冷漠的目光,他的怒火更盛,不想再犹豫,直接用出了杀招。

    “撕天裂地!”

    嘶哑的吼声中,金蜈身上的真气一炸,整个人直接化作幻影,双手交叉反扣在胸前,朝王羽扑了过去。

    绝快的速度,狂猛的力量,以及无坚不摧的黑魔爪,组成了这一招的根基。

    “有点意思了。”

    王羽露出一丝笑容,“但也仅此而已了啊。”

    面对金蜈的抓过来的漆黑手指,他含胸拔辈,直接出拳朝上面轰去。

    比起以前会弄出浩大无比的声势,王羽如今可以收束力道了,这也算是在金刚寺修炼的意外收获。

    金蜈眼见对方一拳朝自己手指头打过来,嗤笑的同时,心里又浮现出被看不起的屈辱。

    他人在半空中,大声吼了一声,去势与刚烈更加狂猛几分,然后以硬碰硬,和王羽的拳头撞在了一起。

    金蜈预想中自己应该会摧枯拉朽般,击碎眼前这和尚的手臂,然后直接掏出心房。

    然而,在接触的刹那,他才发现错的厉害。

    王羽的拳头根本就不像是血肉之躯,金蜈能抓烂钢铁的手指脆的就像玻璃,被一下打的稀碎。

    而且这还没完,拳头去势未减,直接轰在他身上,将其体内的脏器骨骼全部轰成了粉末装的东西,

    金蜈倒飞出去,砸在之前刘海潮坐到地方,就像被扎破的水球,里面的东西全部洒了出来。

    那个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椅子,变成了鲜红的颜色。

    王羽擦了擦手,抬腿朝他们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而退到另一间房的刘海潮看着在场的几个人,轻轻的笑了起来,其中尽是自嘲与愤怒的味道。

    “二弟,你去看看情形,那和尚被金供奉打死了,就第一时间来通知我。”

    盐帮二把手是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汉子,黝黑的皮肤上尽是岁月留下痕迹。

    他点了点头,直接转身朝来的方向走去。

    然而还没走几步,就被提着脖子给送了回来。

    见到毫发无伤的王羽,银凤心头一沉,“金蜈呢?你将他怎么样了?”

    两人一起闯荡这么多年,要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她无法相信金蜈,居然会死在这么一个明不见经传的小子手里。

    “别急,很快你就会去陪他了。”

    王羽撇了银凤一眼,将手手中男人往地上一甩,对已经满脸冷汗的刘海潮问道:“你们盐帮排行老二的是谁。”

    屋内众人没有说话,但视线已经齐齐朝地上的二爷看了过去。

    这个貌似老实的男人脸色一变,随即身子一翻翻,朝王羽脚下滚了过去,同时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小刀,由下往上划了过去。

    目标直指每个男人的要害。

    如此伎俩怎么可能伤到王羽,他伸出手抓住小刀,轻轻一拧,便将其夺了过来。

    同时抬腿,直接将二爷的手臂给踩了下去。

    咔嚓!

    “啊!!”

    惨叫声中,他的骨头直接被踩成了粉末,只剩下一层皮肉还连在一起。

    “两天前你是不是抓了一个叫柳娘的女子?她被卖去什么地方了?”

    王羽蹲下声问道:“告诉我,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

    二爷也是个狠角色,强忍着疼痛冷笑:“我道如何,原来你是为了那个贱人而来,你想救她?呵呵呵,实话告诉你,不可能!”

    说完张嘴一吐,一口浓痰被喷了出来。

    王羽偏头躲过,站起身后没有在理会他,转头看向被银凤挡在身后的刘海潮。

    “刘帮主,还是你来告诉我吧。”

    “你杀我这么多人,仅仅只是为了一个民妇?!”

    刘海潮惊怒不已,“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知道盐帮的存在,是多少贵人愿意看到的吗?你知道我干爹,他是谁吗!?”

    “一个死太监而已,不用说这些话来威胁我,没用。”

    王羽轻声道:“告诉我柳娘的下落,也许我一高兴,就把你放了呢?”

    刘海潮脸上阴晴不定,良久后咬牙道:“我不信你!”

    “你没得选,要么死,要么赌一把。”

    王羽弹了弹指甲,二爷在后面吼了起来,“大哥,别相信他!”

    刘海潮牙齿咬紧,一口气憋在胸口,最终长叹一声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保证不要杀人了。”

    王羽摊了摊手,没有说话。

    “这次交易我当时比较上心,所以知道。买主是北方韩家的二公子,他哥哥则是大名鼎鼎的太上宗行走。”

    刘海潮说完继续道:“送过去已经三天了,也许你要救的人,恐怕被折磨死了。”

    王羽嘴角微微上翘,后退一蹬,直接踩碎了二爷的头颅。

    在刘海潮惊怒的目光中道:“我很不开心,所以你们都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