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当侠义退缩时
    见到韩旭,王羽便停下了动作,太上宗作为正道大派,他又会怎么做呢?

    彩儿焦急的朝韩旭挥手,示意他过去,然而那群公子哥是骑着马过来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到了近前。

    街道两旁没来得及躲避的行人,齐刷刷跪了下去,其中也包括彩儿。

    她可是知道,惹怒这群人的下场是什么。

    韩旭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策马而来的一行人中,衣着最华丽,脸上倨傲最重的年轻人,轻踹马腹,来到韩旭正前方,上下打量起来。

    “模样倒是不错,就是差了心眼。”

    他身子微微前倾,冷笑道:“新来的吧?不知道我这里的规矩?”

    韩旭环视一圈,跪在地上的行人头都不敢抬一下,便迎着华服公子的目光道:“什么规矩?”

    “呵呵呵,见我者,必须下跪迎接,否则…”公子哥笑了起来:“我就让他永远站不起来。”

    韩旭走了这么多地方,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飞扬跋扈到了极致的人。

    他身为太上宗当代行走弟子,同辈中最优秀的人,又是北方大族韩家的嫡长子,尚且要低调做人做事。

    眼前这个一看就是纨绔子弟,他凭什么?

    心头的怒火翻涌,韩旭决定要教训这家伙一顿,因此很不客气的说道:“站不起来?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让我站不起来。”

    说完故意用鄙夷的目光扫视了这一行人,“只会仗着家世欺压百姓的废物,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一群垃圾。”

    马背上的华服公子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但眼中冷色却冻的人心里发寒。

    “好好好,老子长这么大,你还是头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

    他能的一挥马鞭,“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乃是当今皇后的弟弟,喻靖。”

    说罢喻靖猛地一拍手掌,“黎狂,你家主子被人羞辱了!”

    在他自报家门时,韩旭神情就是一变,皇后娘娘的弟弟?也就是说这家伙是当今朝廷中,外戚势力最强大的那一支。

    难怪敢如此嚣张,却没有人出来反抗。

    而就在喻靖话音落下,破空声响起,一个披头散发,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从天而降。

    他一落地,目光就锁定了韩旭,凶光之盛,骇人无比。

    “你!该死!”

    黎狂四肢伏地,发出一声堪比猛兽的怒吼,就要直接朝韩旭扑去。

    “等等!这是误会,在下乃韩家嫡长子,我父亲与喻公子父亲是至交好友!”

    千钧一发之际,韩旭猛地叫道,黎狂身子一顿,犹豫了起来。

    喻靖似笑非笑的问道:“韩家?什么韩家?”

    韩旭有些惊魂未定的看了黎狂一眼,刚刚虽然短暂,但他还是能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惊人的杀气。

    从其动手的痕迹来看,恐怕已经到了炼髓的境界,真要打起来,他最多也只是持平而已。

    “北幽韩!”韩旭自报家门,他之前说的是真的,他们家和喻家在朝堂上一直是盟友,非常坚定的那种。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韩旭的娘,便是喻家的嫡女。

    喻靖听完瞬间想到什么,开口问道:“你是小姑姑的长子?韩旭?”

    “没错!”

    “哈哈哈,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韩表哥你一直在宗门修行,所以我见的少,倒是与韩方比较亲近,对了,他不是说要来投靠我吗?怎么没见人?”

    韩旭闻言脸上的笑容消失,沉默半晌后道:“韩方他…他死了。”

    喻靖眼一瞪,追问道:“怎么死的!?难道死在女人肚皮上了?”

    在他印象中,韩方就是个无女不欢的饿鬼,这也是最符合他死法的一种猜测。

    “不,他被人杀了。”

    韩旭虽然不太喜欢这个弟弟,但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人,有再多的怒气,也随着人死去而变成思念。

    喻靖大怒:“谁?”

    “金刚寺的一个和尚,韩方从盐帮手里买了一个女人,结果被那和尚找上门打死了,而且,盐帮也彻底覆灭了。”

    韩旭想起王羽当时的眼神,心里就有一股怒意在升腾。

    “和尚?盐帮也没了?”

    喻靖沉默下来,他家里肯定有这方面的消息,回去查一查就好了。

    令他有些吃惊的是,对方连盐帮也敢动,这可是朝廷里那些贵人的禁脔。

    “表哥先随我回去,咱们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帮韩方报仇。”

    喻靖不想在街道上被一群贱民围观,随手指了一下后面的跟班,让其下马后,示意韩旭坐上去。

    临走前,他看到彩儿瑟瑟发抖的身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策马上前,居高临下道:“小贱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吗,以前就算了,今天心情不好,乖乖跟我走吧。”

    彩儿慌乱抬头,看着抓过来的手尖叫一声,连忙往米铺跑。

    韩旭在后面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任由她仓皇逃命。

    喻靖自然不会亲自去追,示意黎狂将其抓过来,自己则在外面等候。

    然而,身为他手底下最好用的狗,在进去不到几息时,便被直接轰了出来。

    砸在喻靖一个跟班身上,直接连人带马一起给砸死了。

    再看黎狂,胸膛整个塌陷下去,嘴里不断吐血血沫,勉强抬了抬手,然后头一歪,直接身死。

    喻靖一惊,转头看向米铺,便见到一个光头和尚缓缓走了出来,彩儿小心翼翼躲在他身后,时不时探头看一下。

    “是你!真性!”

    韩旭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路过而已。”

    王羽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太上宗行走?大侠?你不配拥有这个称号。”

    说完又看向脸色阴沉的喻靖,“小小年纪便如此凶残,仗着家世胡作非为,不拿人命当回事,留着你也是个祸害,索性让我打死算了!”

    说罢双拳一握,一步步朝他们走去。

    彩儿原本也想跟着,但王羽气势太盛,压根近不了身。

    韩旭吃了一惊,想不到他居然敢在这里动手,连忙上前拦在喻靖身前。

    “你快走,我来拖住他。”

    身为皇后的娘家人,亲弟弟,喻靖什么时候被吓得逃跑过。

    “不,我要看看,他敢不敢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