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拳万界 > 第三百零一章 定个小目标
    离开了金刚寺后,王羽独自上路,走了十天左右,在一处县城中,遇到了血魔教的暗子。

    这是个有些斗鸡眼的年轻人,当他看着你的时候,两只眼珠子凑在一起,看起来特别怪异。

    这也是魔教中人?

    “我该叫你真性,还是王羽?”

    他努力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却越发的滑稽了。

    “叫什么都可以。”

    王羽上下打量这人,越看越觉得郭红雨心思深沉,谁能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像智障的家伙,居然是臭名昭著的血魔教暗子。

    “那就叫你王羽吧,三天前教主大人传来消息,说你能给我报仇,这是真的吗?”

    斗鸡眼脸上带着期盼,就像是一条正在问主人要东西吃的狗。

    王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的确如此。

    或许是下意识同情?

    “你叫什么?”他问道。

    年轻人抿了抿嘴唇,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但却被他强自忍耐下来。

    “在下姓陈名瑞。”

    “我觉得你是误会了什么,郭红雨找我合作,答应给我提供那些恶人的消息,而不是给谁报仇的。”

    “我要说的人,正是这一片最大的恶人。”

    陈瑞抿嘴道:“这安南城是朝中镇北大将军的老家,因为常年在边疆,所以妻儿子女都留在这里,只有长子随他在北方。”

    他定定的看着王羽,脸上开始出现一丝悲愤。

    “哦?说说!”

    王羽来了兴趣,镇北大将军地位可不是那些纨绔子弟能比的,是个好对手。

    盐帮和喻靖,严格说起来,并不能让他扬名,都是因为背景深厚,所以才能为祸一方。

    王羽杀了他们,此时虽然也获得了一些名声,但并不算深入人心。

    比如他去茶馆酒楼之类的地方,虽然偶尔能听到小心翼翼的谈论自己,但也只是说说而已,算作茶余饭后的谈资。

    王羽觉得这样不好,他要更加出名,被更多的人承认,然后用无敌的实力,成为世间第一的侠客。

    陈瑞闭上斗鸡眼,看起来舒服多了,良久后,他长出一口气,看着王羽道:“我本是这城中富户,虽然没有什么功名在身,但也是小有名气的才子。”

    才子?

    王羽无语的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没有说话。

    “那天,我遇到了这一辈子最喜欢的女子,虽然她流落风尘,但我能感觉到,那颗如同金子般的心。”

    陈瑞越说越痛苦,他双手抓在桌子上,“本来我已经准备好银子给她赎身,然后我们就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但就在我准备出发的当天,被告知她已经失踪了。”

    他哀嚎一声,直接哭了出来,“我不惜散尽家财,打听她的消息,经过千辛万苦后,终于得知,她最后一趟出去,是被将军府的人叫走了。”

    陈瑞脸色一变,由哀伤化为愤恨,“那是将军府啊,我一个平头百姓能做什么。”

    “你是说,她被镇北大将军的儿子给折腾死了?”

    王羽有些失望,如果仅仅如此的话,那么恶迹太少,不足以让他扬名。

    在这个世界里,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尤其是烟花之地的女子,被折腾死了,草席一裹,直接扔乱葬岗了,看都不会有人看一眼。

    如果王羽要帮陈瑞出这个头,理由站不住角,也太过牵强。

    “起先我也以为是的,但后来发现并不是。”

    陈瑞眼眶通红的说道:“教主大人告诉我,将军府有几个狗腿子,专门做人贩子买卖,他们将远处的人买来,卖给城里那些贵人,又把这里的人卖出去,男女都有,而且都是姿色不错的。”

    王羽精神一振,有点意思了。

    只听陈瑞继续道:“我也就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她被卖去北方,落在一个山贼窝里。”

    “死了?”王羽颇为同情的问道。

    陈瑞嚎啕大哭起来,吸引了周围一片目光,其中有认识他的,都露出同情的神色。

    “死了啊,那些贼人…把…把她…给…啊!!!”

    很难想象一个男人能痛苦成这个样子,王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等待他发泄完。

    良久之后,陈瑞恢复平静:“我已经摸清楚了他们藏人的地方,只要你去把那里给端了,就能把人救出来,然后获得铁一般的证据。”

    王羽自然点头答应,“放心,我会让他们收到报应的。”

    “我相信你,也知道你做过的那些事,不然我今天不会亲自出来见你的。”

    陈瑞笑了起来,猛的将藏在牙齿里的毒药咬破,不到三息,他便抽搐起来,嘴里吐着白沫。

    王羽被他惊了一下,“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记住…你说过…的…话…一定…要…帮我…报仇!”

    陈瑞说完露出笑容,像是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王羽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话说的好好的,怎么就自杀了呢?

    此处处于闹事,人来人往非常多,加上又是个面摊,许多客人正在吃东西。

    猝然看到一个人到底不起,口吐白沫,齐齐被吓了一大跳。

    老板是个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都快哭了,“我的面没问题啊,我的面真的没问题啊!”

    但其他人哪里肯听,都围了上去讨说法。

    王羽将陈瑞的尸体抱起,冲那群人道:“我这朋友是老毛病了,不管老板的事。”

    说完直接大步离开。

    那老板差点冲王羽跪下,那些食客这才送了口气。但也不想吃了,只有几个有良心的付了钱,其余的头都没回一下。

    另一边,王羽抱着陈瑞尸体正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此时从路旁的巷子里走出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大的十五六岁,小的十岁左右。

    他们看到陈瑞已经死了,都伤心的哭了起来,大一点的孩子直接走到王羽身前道:“其实应该是我去找你的,但瑞哥他不肯,非要自己去。”

    将尸体轻轻放下,王羽问道:“你们是?”

    “我们两个都是瑞哥的手下,其实还有很多孩子,但他们都有事,这会儿只有我们闲着。”

    经过一番交谈,王羽得知了两人的姓名,大的名叫陈开,小的名叫陈贤。

    都是被陈瑞从将军府那个鬼门关里抢下来的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