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金粉 > 第362章 看你本事
    “是存睿呀。”皇帝道,“但他引咎辞官了呀,他都已经不是官了,这怎么能用他?”

    梁赐道:“不是官就请他出来做官,做了官皇上就可以随便用他了。”

    “人家铁了心要辞,朕也劝不动啊,总不能拿皇权逼人家吧?”

    “君为臣纲,皇上要用人,朝堂要办事,这是天经地义,怎么能说是以权相逼呢?”

    梁赐又抚了抚疼得快冒烟的嗓子。

    “说的也有点道理。”皇帝道。转而他又道:“那这满朝文武能心服朕请他出山?”

    “谁不心服,那就让谁上试试?”梁赐指着门外,“明日这大典可是整个前三宫的场地都得占满,满朝文武,除去世家出身满腹经纶且还为大宁立下汗马功劳的太师,还有谁比太师更有资格笆上?更别说太师一家保护皇后还有大功!”

    皇帝站起来,揣手道:“你真是说的太对了!太师可是我大宁的大功臣,也是大忠臣!”

    “可不是?”梁赐双手拢在腹前,“皇上还犹豫什么呢?这么好的太师,必须得请出山啊!”

    皇帝踱步道:“宜乡郡主藐视王法,朕已经让他受了重罚,此事过去还不久,这么快就让太师复官,是不是显得朕办事雷声大雨点小啊?”

    梁赐顿了下,说道:“既然皇上有所顾虑,那臣就再给皇上推举一个人。”

    “谁呀?”

    “吏部左侍郎曹雍啊!”

    “哦?”皇帝挑了一下眉,“曹雍合适?”

    “吏部如今还没尚书呢,臣听说早前有人推举左侍郎曹雍出来接任吏部尚书之任,若是斟酌不出人选,臣以为皇上倒不如让曹大人出马试试?若是办好了这差事,回头就是让他担任吏部尚书,臣觉得也算是名正言顺。”

    皇帝听完,当即点了下头道:“好主意呀,那就传曹雍上殿!”

    ……

    曹雍回府草草沐浴完就进了书房,整个人还处在对眼下局势的无措之中。

    他原是前朝的进士,曾也在大周六部任过官职——当今皇帝与顶层的一批官员都是精干务实之辈,他若没有几分本事也不可能去肖想那尚书一职。

    他觉得自己只是差了点运气,一旦有机会上位,他执掌六部一定能有另一番气象。他曹家也一定会成为大宁天下新一代的世族。

    所以李存睿的辞官简直令他狂喜,李存睿走了,他这个左侍郎又向来得人缘,外调来的官员谁愿意做个被架空的尚书呢?而本衙里右侍郎莫非还能越过他这个左侍郎去?

    皇帝让他去传旨给刘坤,他还巴巴地立刻去了,哪里知道回来已物是人非。

    “父亲!父亲!”

    不知坐了多久,儿子曹印快步进来了:“宫里来人传旨,让父亲进宫面圣!”

    曹雍不知道这又是何故,但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推脱,当下便换了衣裳进了宫。

    乾清宫里皇帝在喝茶,看到他来便说道:“差事办的不错。”

    曹雍惶恐地谢了声恩。皇帝又道:“吏部尚书还没定,前阵子好些人推举你来接任这个位置,你可知道?”

    “臣,臣不知情!”

    “不知情也无妨。朕也觉得尚书之位老这么悬着也不是个事儿,如今大典在即,还缺个主持大典的司仪,这样,你来主持明日大典,先让朕看看你的本事如何?”

    曹雍万万没想到皇帝竟然寻他是为这事,当下满身的精神气都起来了!

    “臣,臣接旨!”

    ……

    曹雍回到衙门心情还是激动不平的,直到喝完了两盏茶才平复了些,只是静下来一算时间,他突然也冒出了汗意来!

    还有不到十个时辰就要开始大典,而他这边则什么内幕都没有掌握,接棒司仪可不是简单事,首先他需要对整个大典的时间脉络做到心里全然有数,而后熟记典仪,并且还能有随机应变的能力!

    曹雍自认能力是有的,但他却无经验,而且要用哪些人是完全没头绪!

    他也不敢再耽搁,当即把衙门里手下喊来,一面派人去礼部拿仪式流程,一面派人去宗正院,他自己则拔腿前往国史馆,查阅历代册后大典的相关档案。

    这里急急翻了两本,才略有些数,这边厢派去礼部的人把流程册子取过来了,气喘吁吁道:“大人,这,这差事怕是不好办啊!

    “礼部给册子倒是利索,但这上面所列事项前后有数十项之多,甚至包括去太庙祭祀,这么短的时间要办下来简直不可能啊!”

    曹雍一听连忙打开册子,一看果然密密麻麻所列之事排到七十八项以后,还不包括琐碎事项,不到十个时辰的时候又统筹好七八十项章程,逼一逼也不是不可能办到,但是办到不代表能办好,皇帝虽没说如何,但这么大的事若是办不好,那还能有他的好果子吃吗?!

    他抓着册子来回走了几遍,说道:“别愣着了!赶紧去礼部接洽,无论如何要把差事办好!”

    这已经不是冲着办好能争尚书之位的而去了,而是必须办好保住这三品官的乌纱帽!

    “大人!”这里刚把人打发走,外面又进来人了,是去宗正院回来的人,说道:“那魏大人跟太仆寺的人吵起来了?

    “魏大人日前把太仆寺一个主薄打了,如今宗正院去太仆寺领马匹,结果太仆寺正卿避而不见,不让他们领马,双方在正吵得不可开交!”

    曹雍一听头就大了,也不管那么多,立刻拿起帽子就赶往太仆寺。

    衙门里果然围着一堆人,细一看可不是宗正院院令魏士楷带着宗正院的人与太仆寺的人在争吵?

    曹雍手头的事更要命,赶紧上去劝架。

    总算他这个吏部侍郎在魏大人眼里还有几分面子,魏士楷停下来了,指着太仆寺诸官一顿臭骂:“耽误了事情看你们兜不兜得起!”

    曹雍好说歹说把他劝了回衙门,等劝得魏士楷消下火来能听他说正事时,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时辰。

    曹雍心里焦躁,望着面前成堆的典册,像背着沉重犁耙的老黄牛一样踏着夕阳上了归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biqu.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inbiq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