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一位女帝的自我修养 > 第一百零三 婚约(二)
    (续命,生病ing~明天刷新)

    渠娴确实是文渊之户,即使母亲父亲没做官,也有朝廷一直供养着,是一般门户不敢高攀的!

    但是如今她父母在洪流中亡故,文渊之户只剩了她一人,她又再三的科考不能进仕,便想着寒度如今做了帝姬的伴读,若能在未来女帝面前出头,她与他结亲也不算辱没了门户。

    她本以为以自己的出生寒度定是会对她趋之若鹜,可她没想到他居然要拒绝她,还明晃晃的嫌弃她,连碰都碰不得一下。

    渠娴这样想着,缓缓咬紧了牙关,心中满是不甘和怨恨!

    寒度见她不再纠缠,便不再多说什么,将马匹给了仆人,转身就进了书房。

    他关上书房的门,将上锁的柜子缓缓打开,柜子里零散着许多东西,箭矢、手帕、梳子、耳坠、还有一副画卷微微松散着,一看便是经常被拿出来看。

    寒度眼神扫过那一样样东西,每一样都是越清遗失的东西,她让他帮忙寻找,他不知怎么的好几次都不自觉将找到的东西带了回来。

    他的眼神最终落到了那副画上,画上的人穿着一身白衣摇着扇子,眉目清秀神采飞扬,便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模样。

    寒度不知为何会画下这幅画,许是在他第一次遇见越清,她死活纠缠他要买他的结发铃的时候,他便已经注意她了。

    “小公子,你这发铃真漂亮,声音也好听,我想要你的铃铛,你卖吗?”越清的眼神透着清亮,像一汪碧泉,深深看着他,似是有魔力一般,只是一瞬便让人沉迷!

    ………………

    浮霜河水寒冷刺骨,临王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眼前闪过的林越清的笑脸缓缓变得黑暗。

    耳畔开始有了幻听。

    “小公子,你这发铃真漂亮,声音也好听,我想要你的铃铛,你卖吗?”

    ‘你想要吗?你想要就拿去,我不要钱,我只想要你,要你开心,要你活着!’

    他脸上渐渐生出温柔的笑,心中应答着。

    “你,可以把你的发铃给我吗?从此一生都伴我左右,可以吗?”

    ‘好,我把什么都给你,发铃给你,心给你,一生都给你!’他再次在心中应道,一瞬之后,世界彻底安静下来。

    他曾经想过,如果他勇敢一点,自信一点,在那天便答应了她,是不是后来,一切便不会不一样!

    席昭看着前赴后继的官兵跳下水,因为他不会水,只能在一旁干着急着。

    “席将军,临王找到了!”

    有人急呼道。

    席昭连忙跑了过去,见临王闭着眼睛被抬上来,他吓得脸色苍白。

    “快,找大夫来,快去!”

    席昭急道。

    一旁的官兵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临王溺水了,快……快去找大夫!”

    铭九在外面听到临王溺水,知道有机会进去查探立马站了出来。

    “我是大夫。”

    “我也是大夫!”

    “我也是!”

    一时三个人站了出来。

    那官兵也不会挑选,看向一旁的许知州和吴刺史。

    这事情已经闹出人命,若是临王还在死牢出了事,他们两便是彻底的凉了。

    “都带去,都带去!”吴有忠连忙道。

    官兵将三个人都带了进去。

    “席将军,你看选谁?”

    抱着临王的席昭连忙回头瞄了一眼,一下就认出了铭九,见着那两个一脸疑惑的看着临王,一副好似看戏的模样,便立时做了决定。

    “就他了,其他的都下去!”

    他指着铭九道。

    官兵带着其他两人退下,铭九缓步上前,席昭退到了一遍。

    “铭二公子,拜托你了!一定要把我们家殿下救醒!”

    铭九面上点了点头,心里却冷哼一声。

    ‘救醒?求你救我家小姐时候怎么不见你们着急,我救醒个屁!’

    铭九心中腓腹,缓缓将手搭上临王的手腕,沉吟道。

    “将殿下头朝下脚朝上。”

    一旁的人立马照做了。

    铭九见他们如此老实,深深看了一眼睡着的临王,眼中透着阴险。

    “接下来该怎么办?铭二公子可万不能开玩笑!”席昭急道!

    铭九不耐烦横了他一眼。

    “你不信我,要不你来?”

    席昭被铭九狠怼一句,看了一眼昏迷的临王,也不敢多说什么。

    “我信铭二公子,也信你不会拿医公子的名声开玩笑!”

    铭九闻言也不好发作,只得上前蹲下,向着临王胸口猛锤过去!

    席昭见他发泄似得锤着临王的胸口,心下虽是有些心疼,却也不敢阻挠,只能带着劝慰好声道。

    “您……您轻点儿!王爷体内的毒才好了,你了别把他锤出了内伤!”

    铭九听着这话就不乐意了,一把扒开临王的衣服,指着他又白又厚的胸膛。

    “就这体魄,我能把他锤内伤,还轮得到你上次把我摔地上!”

    他嘟囔一句,瞪了席昭一眼,狠狠咬紧牙关,猛的一拳朝着临王胸口锤去。

    席昭正想阻止,而这一下终于有了反应,临王猛的咳出了一口水来,一把攥紧了铭九的手腕。

    “我答应你,别走,别走……!”

    铭九被这突然的一抓,立时想到了传言里所说的临王有断袖之癖。

    他立马甩开了他的手,连忙站了起来躲得远远儿的,满脸恶心的睨着呼吸顺畅却还在昏睡的临王。

    只见他的头发湿濡着,发丝胡乱搭在俊逸的脸上,显得不再那么疏远,竟还多了几分的温顺,不由嘟囔着。

    “这么个神仙样貌,有权有钱又有势,却有个这么特殊的癖好,可惜了,可惜了!”

    席昭见临王呼吸顺畅脉搏也正常,心下正想舒一口气。

    “越清……越清,我答应你,结发铃给你,我也给你……。”

    “别走……别走……!”

    “我不能没有你……越清……。”

    临王一阵的胡话,席昭和铭九都愣了!

    “殿下,他刚刚在叫谁?”

    铭九一脸懵逼的看向他。

    “好像是……越清?”

    席昭更是困惑了。

    “难道殿下认识林家大小姐?”

    铭九连忙摇了摇头。

    “我看不止是认识。”都要把象征着嫁娶的结发铃给人了,还要把自己给人家,这能只是认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biqu.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inbiq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