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类型 > 琴声远何处莫凭栏 > 第九十八章玉匙识奸计,迷云欲弥彰(2)
    孙公公将墨倾染扶到椅子上坐下,端过一杯茶,为墨倾染顺过气,道:“王爷未免太过胆大包天?此番逼问皇上,这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老奴险些被王爷说动。”

    墨离泫将孙公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随意摘下花盆中一片茶叶在手中把玩,道:“哦!那孙公公这意思是本王故意将这些罪名安在皇上身上?”

    “那是自然!”孙公公手中的银针探向了墨倾染的脖颈。

    墨离泫眼明手快,茶叶飞快脱手而出直直射向孙公公的手腕。

    “啊!”

    孙公公一时不察,手腕处很快划出一条血迹,趁他看向手腕之际,墨离泫一个箭步走上来,抓住墨倾染的肩膀,将他带离孙公公的爪牙。

    墨离泫道:“孙公公藏得可真深啊!”

    惊魂未定的墨倾染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呆呆地看着两个人对峙,直到叮~一声,一枚银针从身后掉落,想是方才孙公公躲开茶叶时落在他身上的。

    “呵,我潜入皇宫一年,可没有人怀疑过我。这个草包皇帝更是对我说的话言听计从,泫王真是厉害,你是如何看出的?”孙公公阴冷的声音格外刺耳。

    在墨离泫出手时,孙公公才反应过来,从墨离泫一进门开始,他的眼神总会有意无意落在他的身上,而他在咄咄逼问的同时,观察的是孙公公的反应,如此看来墨离泫此次的目标就是让他暴露自己。

    “第一次见你时,你眼中流露出的并不是敬畏,而是一种轻蔑,虽说本王鲜少入宫,但每一年都会入京述职,你身上流露的气质与孙公公那种骨子带来的卑微不同,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气势不可能那么快发生转变。”

    孙公公哼道:“所以你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

    孙公公将墨倾染扶到椅子上坐下,端过一杯茶,为墨倾染顺过气,道:“王爷未免太过胆大包天?此番逼问皇上,这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老奴险些被王爷说动。”

    墨离泫将孙公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随意摘下花盆中一片茶叶在手中把玩,道:“哦!那孙公公这意思是本王故意将这些罪名安在皇上身上?”

    “那是自然!”孙公公手中的银针探向了墨倾染的脖颈。

    墨离泫眼明手快,茶叶飞快脱手而出直直射向孙公公的手腕。

    “啊!”

    孙公公一时不察,手腕处很快划出一条血迹,趁他看向手腕之际,墨离泫一个箭步走上来,抓住墨倾染的肩膀,将他带离孙公公的爪牙。

    墨离泫道:“孙公公藏得可真深啊!”

    惊魂未定的墨倾染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呆呆地看着两个人对峙,直到叮~一声,一枚银针从身后掉落,想是方才孙公公躲开茶叶时落在他身上的。

    “呵,我潜入皇宫一年,可没有人怀疑过我。这个草包皇帝更是对我说的话言听计从,泫王真是厉害,你是如何看出的?”孙公公阴冷的声音格外刺耳。

    在墨离泫出手时,孙公公才反应过来,从墨离泫一进门开始,他的眼神总会有意无意落在他的身上,而他在咄咄逼问的同时,观察的是孙公公的反应,如此看来墨离泫此次的目标就是让他暴露自己。

    “第一次见你时,你眼中流露出的并不是敬畏,而是一种轻蔑,虽说本王鲜少入宫,但每一年都会入京述职,你身上流露的气质与孙公公那种骨子带来的卑微不同,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气势不可能那么快发生转变。”

    孙公公哼道:“所以你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

    孙公公将墨倾染扶到椅子上坐下,端过一杯茶,为墨倾染顺过气,道:“王爷未免太过胆大包天?此番逼问皇上,这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老奴险些被王爷说动。”

    墨离泫将孙公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随意摘下花盆中一片茶叶在手中把玩,道:“哦!那孙公公这意思是本王故意将这些罪名安在皇上身上?”

    “那是自然!”孙公公手中的银针探向了墨倾染的脖颈。

    墨离泫眼明手快,茶叶飞快脱手而出直直射向孙公公的手腕。

    “啊!”

    孙公公一时不察,手腕处很快划出一条血迹,趁他看向手腕之际,墨离泫一个箭步走上来,抓住墨倾染的肩膀,将他带离孙公公的爪牙。

    墨离泫道:“孙公公藏得可真深啊!”

    惊魂未定的墨倾染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呆呆地看着两个人对峙,直到叮~一声,一枚银针从身后掉落,想是方才孙公公躲开茶叶时落在他身上的。

    “呵,我潜入皇宫一年,可没有人怀疑过我。这个草包皇帝更是对我说的话言听计从,泫王真是厉害,你是如何看出的?”孙公公阴冷的声音格外刺耳。

    在墨离泫出手时,孙公公才反应过来,从墨离泫一进门开始,他的眼神总会有意无意落在他的身上,而他在咄咄逼问的同时,观察的是孙公公的反应,如此看来墨离泫此次的目标就是让他暴露自己。

    “第一次见你时,你眼中流露出的并不是敬畏,而是一种轻蔑,虽说本王鲜少入宫,但每一年都会入京述职,你身上流露的气质与孙公公那种骨子带来的卑微不同,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气势不可能那么快发生转变。”

    孙公公哼道:“所以你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孙公公将墨倾染扶到椅子上坐下,端过一杯茶,为墨倾染顺过气,道:“王爷未免太过胆大包天?此番逼问皇上,这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老奴险些被王爷说动。”

    墨离泫将孙公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随意摘下花盆中一片茶叶在手中把玩,道:“哦!那孙公公这意思是本王故意将这些罪名安在皇上身上?”

    “那是自然!”孙公公手中的银针探向了墨倾染的脖颈。

    墨离泫眼明手快,茶叶飞快脱手而出直直射向孙公公的手腕。

    “啊!”

    孙公公一时不察,手腕处很快划出一条血迹,趁他看向手腕之际,墨离泫一个箭步走上来,抓住墨倾染的肩膀,将他带离孙公公的爪牙。

    墨离泫道:“孙公公藏得可真深啊!”

    惊魂未定的墨倾染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呆呆地看着两个人对峙,直到叮~一声,一枚银针从身后掉落,想是方才孙公公躲开茶叶时落在他身上的。

    “呵,我潜入皇宫一年,可没有人怀疑过我。这个草包皇帝更是对我说的话言听计从,泫王真是厉害,你是如何看出的?”孙公公阴冷的声音格外刺耳。

    在墨离泫出手时,孙公公才反应过来,从墨离泫一进门开始,他的眼神总会有意无意落在他的身上,而他在咄咄逼问的同时,观察的是孙公公的反应,如此看来墨离泫此次的目标就是让他暴露自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biqu.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inbiq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