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 第008章 什么都做不好
    我目送着陆以沫走进去,她一步三回头的向我挥着手。我的脸上始终洋溢着违心的笑容。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之后。我终究是克制不住的红了眼眶。

    我低垂着头往外走着,心里的苦涩泛滥着。我总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我做不好顾正南的妻子,做不好顾家的儿媳妇,就连自己喜欢的东西,都守不住。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

    “梁小姐。”

    意志消沉间。我听到一声富有磁性的嗓音,只是。我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直到这阵呼唤声离我越来越近。

    “梁小姐。”

    我抬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高挑的男人,他长相十分斯文,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站在我的面前。

    我有些呆愣,对于他的长相,我似乎觉得有几分面熟。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我好奇的问道。“先生,你是在喊我吗?”

    男人笑了笑,说道。“我自然是在叫你。”男人低头。看了一眼我的手腕,收起了几分笑意,淡淡的说,“你手上的纱布怎么拆掉了,医生说要一周之后才能拆。”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他就是昨天在医院见到的那个男人,就是撞我的司机,真是凑巧。只是,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他叙旧,我下意识的将手背到身后,苦笑了一声,回答说,“恩,我没事了。”

    就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男人问道,“你也是来参加这次的设计展吗。”

    提到这个设计展,我的心里就免不了一阵伤心,我咬着唇,无奈的点了点头。

    但是现在就算我后悔,懊恼,又有什么用呢。我连打招呼的心情都没有,就迈步离开了这里,那个男人却叫住我。

    “既然是来参加设计展的,你为什么不进去。”

    我转过身看着他,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该怎么说呢,难道告诉他,因为自己的愚蠢忘记了珠宝展的时间,所以错过了入场的机会吗。

    没有等我开口,那个男人又开口问道,“梁小姐,你还要参加这次设计展吗?”

    我几乎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的回答道,“我想参加。”

    男人笑了笑,说,“那走吧,设计展马上就要开始了。”说着,他就迈开步子朝里面走去。

    我有一瞬间的犹豫,我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我心里确实十分期盼能进去,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小跑了几步,跟上了他的步伐。

    谁知,在这个男人经过安检的时候,门口的两个保安根本连询问或是查询证件的环节都没有,就直接毕恭毕敬的让他进去了,我跟在的身后,也顺利的进入了会场。我好奇的走到他身边问道,“为什么你能如此顺利的进来,刚才我央求了很久,他们都告知我入场的时间已经过了。”

    男人停下脚步,耐心的回答,“因为我是这个场馆的工作人员,所以他们自然会放行。”他没有给我再问下去的机会,笑着说,“好了,设计展马上要开始了,我要去别的地方工作了,希望我们以后能有机会再见面。”

    说完之后,那个男人就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我也没有过多的揣测,因为设计展马上要开始,司仪都已经上台了。

    我在昏暗的会场里寻找陆以沫的身影,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忘记调静音,突兀的铃声引来周围许多人的注视,我尴尬的拿出手机,发现是我婆婆打来的电话,但这个时候我实在没有时间去接她的电话,便摁下了挂断键,调成了飞行模式。我没有找到陆以沫,只好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我真的很感谢那个人,如果不是他带我进来,我真的就要错过这样精彩的设计展了。幸亏我进来了,这次的展览真的是让我获益良多,整整两个小时的作品展示和构思我几乎一字不落的全听了进去,那些著名的设计师在台上说的每一句话都值得我去学习。

    散场的时候,陆以沫跑到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激动的说,“小旖,你怎么进来了,保安肯放你进来了吗?”

    我下意识的环视着四周,寻找着刚才那个男人的身影,可是我找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他的半点影子。我回过神来,回答陆以沫,说,“不是的,我刚才遇到一个朋友,是他带我进来的。”我不知道那个男人能不能称为朋友,不过,他确实帮了我很大的忙。

    陆以沫也没有过多的追问,她拉着我的手往展示区走去,说道,“小旖,我们快去拍些照片吧,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半(.*)/[浮*(生]~] www.ban浮sheng.cc 更新快

    我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手机,我突然想起来,刚刚接到了我婆婆的电话。我关闭了飞行模式,手机才刚刚显示出信号格,就忙不迭的响了起来。

    我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婆婆震怒的话语声。

    “梁旖,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知道我打了你多少电话吗。”

    婆婆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我没工夫跟你计较,我发给你一个地址,你现在立刻给我赶过来,一分钟都不许耽搁。”

    “妈……”

    说完之后,婆婆没有给我任何反驳的机会,就立刻挂了电话,几秒钟之后,手机上也传来了她发来的简讯。

    我拿着手机,木讷的站在原地,陆以沫看着我,淡淡的说道,“怎么了,小旖,你婆婆是不是又为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