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 第040章 让我抱一会,我什么都不做,我很累。
    我没有立刻给顾正南打电话,我想。他这几天应该忙着陪唐吟吧。我没必要在这个时候自讨没趣。

    设计案的进度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仅仅两天的时间。我就已经几乎完成了所有的修改。我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明天就是祁教授的生日宴了,我得补觉才是。我把设计稿直接发到了何易燊的邮箱里,就准备上1床睡觉了。

    我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楼下大门打开的声音。我以为是丛姐有事出去了,也没有在意。只是当脚步声朝着楼上走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不是丛姐。

    顾正南推开1房门走了进来。这个时候,我已经躺倒了床上,正准备关灯,看到他的出现。我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顾正南的脸上是抹不去的疲惫,他的脸色很差,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觉一样。他眼袋深陷,胡渣似乎也没有清理干净。我鲜少见到这样的顾正南。在我印象里,他总是意气风发,一副高傲的样子。是什么让他如此的颓废。我有些不解。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开口。径直走到沙发旁,脱下外套扔在了上面,他顺手又解着衬衫的扣子,一边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顾正南关上了门,直到里面传来水声,我依然错愕的回不过神。

    他怎么突然就出现了,他这是要干什么,住在这里吗,那我要不要离开,顾正南会不会像上次一样……

    各种各样混乱的情绪充斥着我的脑子,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我呆滞的看着浴室的方向,直到门把手转动的那一声清脆的响声把我拉回了现实。

    顾正南下身围着一条浴巾,头发上还残留着些许的水渍,他自然的走到床的另一侧,拉开了被子就躺了下来。我因为他的动作,下意识的就往边上挪了挪。可顾正南的动作却比我更加快,他一把搂住我的腰,将我拉进他的怀里。

    上一次的阴影还没有消散,我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怀抱,顾正南却收紧了手臂,覆在我的耳边低声的说道,“梁旖,让我抱一会,我什么都不做,我很累。”顾正南沙哑的嗓音沁入了我的耳膜,不知是哪种情绪在作祟,我没有反抗,任由他这样抱着。

    很快,身边就传来了顾正南均匀的呼吸,看来他是真的很累了。

    我也不知道是太累的缘故,还是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怀抱,过不了多时,在顾正南的怀里,我也安然的睡了过去,我想着,反正第二天等我醒来之后,顾正南就不在了。

    可是,这一次,我错了,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顾正南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他的脸上褪去了些许的疲惫,但气色却还是有几分暗淡,此刻,他正一只手支着头,用一种玩味的眼光看着我。

    我被这样灼热的目光给惊吓到了,我向后退了几分,不满的说道,“你什么时候醒的,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顾正南轻笑了一声,淡淡的回答道,“醒很久了,没想到你那么能睡。”

    我愤然的坐起身,说,“你既然醒了,干什么不起来。”

    顾正南起身下了床,他边走边说道,“我等你一起起来。”说着,就走进了浴室里。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顾正南随口说的一句话,让惹得我一阵悸动。我们结婚两年以来,第一次这样亲密的接触,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只是表面的假象。

    顾正南洗漱好,换了件睡衣回到房间,他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不准备起床吗。”

    我还适应不了这样的相处模式,不知该如何回答,逃也似的进了浴室里,反锁上了门。我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来洗漱,等我回到房间的时候,顾正南已经换了一套新的西装衬衫,坐在书桌前翻看着报纸。

    他见我出来之后,放下手里的报纸,随意的说道,“我们晚上出去吃饭吧。”

    顾正南的改变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应对他。我愣了很久之后,才想起来,晚上要去参加祁教授的生日宴,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顾正南,正好趁这个机会,和他商量一下。

    我说,“我大学里的教授晚上要办生日宴,我们所有的同学都会去,我也要去参加。”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尽量的小心翼翼,生怕顾正南会拒绝。

    顾正南沉默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应声道,“你去吧。”他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在哪里,几点结束,我来接你。”

    我心里想着拒绝,可是话到了嘴边,却说成了,“大概九点多结束,皇朝酒楼。”

    “好。”顾正南没有再多问,说完之后,他就离开了。我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很久,迟迟的回不过神来。

    手机传来一条简讯,我才愣愣的走到书桌旁。陆以沫发来的消息,让我不要忘记了晚上的生日宴,我想,她大约是怕我不去才可以发这么一条消息来的吧。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新笔}[^趣^}{^阁]

    我回复了消息之后,就换了衣服,化了妆出门,我要去商场给祁教授选一份生日礼物。像陆以沫说的,不管怎么样,祁教授对我是真的不错,这次他生日,又逢升了教授,我理应送些礼物。

    等我去商场逛了一圈,买完礼物之后,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晚宴的时间,我打了车就直接去了酒店,在路上的时候,我给陆以沫打电话,问她到了哪里。

    “小旖,对不起,所里突然出了点急事,我现在要赶过去,我稍稍晚点到,实在对不起,小旖。”陆以沫的话里满是歉疚,但我相信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急事了。

    “恩,没事的,我先过去好了,你忙好了再过来。”

    “恩,那我就先不和你说了,我忙完就立刻过来。”说完后,陆以沫就匆忙的挂了电话。索性这次生日宴有许多都是以前的同学,所以我也不会觉得无聊,权当是一次同学会了。

    我按照陆以沫发给我的地址,到了皇朝酒店之后,就按指示牌上了八楼,我刚下电梯,就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梁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