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 第083章 我和顾正南之间,一直就有一个唐吟。
    唐吟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双手环在胸前。转而对顾正南说道。“顾正南,你自己比谁都清楚。你和我之前,根本不可能结束。”丢下这句话之后,唐吟就绕过我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顾正南身上的冰冷的气息都要把人冻伤,他站在那里。沉默了很久,转头对着邵华吩咐道。“你也走吧,这件事情。你自己去领罚吧。”

    邵华没有反驳,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和顾正南之间。一直就有一个唐吟,不是我假装忽略,就真的不存在的。我甚至在心里反问自己。我真的可以接受这样畸形的感情吗,我可以接受顾正南心里还有别人吗。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顾正南摸了摸我的头,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转而搂住顾正南的腰,看到他这幅模样。我别提多心疼。就算有什么事情,也改天再说吧,我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去问个究竟,顾正南这样,全然是因为我。

    我硬是扯出一张笑脸来,低声的说道,“没什么,我们是上楼吧。”

    “嗯。”

    顾正南已经累得没有办法洗澡了,我也抱不动他,只能勉强的扶着他上了床。他几乎是一躺下,就沉沉的睡了过去。我搓了一条温热的毛巾来,想替他擦擦身,我抓着他的手,就看到他的手背上全是细小的伤口,还有他的手臂上,也要好几处擦伤。我小心翼翼的处理着他身上的这些伤,尽量的不去吵醒他。

    天知道,这些伤在顾正南身上,比在我身上来的更加让人感觉的到疼,虽然我没有问道什么,但我也已经猜到,他肯定是去替我讨回公道了。那个叫张鹏的男人,我也想起来了,就是那天劫持我的人,怪不得唐吟会上门兴师问罪,顾正南肯定是去找他算账了。

    我用碘酒将顾正南身上的一些伤口处理好之后,又替他换了衣服,虽然有些笨手笨脚的,但好在没有弄醒他。想着他这么累,就让他多休息一会吧,安置好顾正南之后,我就下了楼。

    我想着给顾正南煲点汤,就径直的走进了厨房,丛姐见我,对着我恭敬的说道,“梁小姐,你有什么吩咐直接跟我说好了,我来弄。”

    我摇了摇头,回答道,“没事的,我想给正南煲点汤,我自己来就好。”

    丛姐没有在阻挠,便到了一旁帮我打下手。我正洗着食材,丛姐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闲聊着。她说,“梁小姐,我跟了顾先生这么久了,从来没有见他对谁这么上过心,你是第一个。”

    我有些错愕,不知该如何回答,也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丛姐说,“自从梁小姐你离开这里之后,顾先生也没有让我离开,因为这里没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向先生提出过,是不是把我调到别的地方,但先生却告诉我,说你一定会回来的,所以让我一直待在这里。”

    这番话却让我有些震惊,那顾正南之前说要和我离婚又是什么意思,还有那份离婚协议书,我早就已经签了,他也没有处理吗。

    “丛姐,你跟了正南多久了。”

    丛姐想了下,回答道,“有四五个年头了。”

    “那你认识唐吟吗。”

    问完这个问题之后,丛姐就支支吾吾的没有正面回答。我也知道,我似乎不应该这样问,便也没有再追问下去,我和顾正南之间的事情,还是应该由他亲口告诉我。

    顾正南睡了整整一天,我的汤一直在煲着,已经晚上八点了,顾正南都没有起床,我想他实在是太累了,我也不去叫醒他了,走到厨房,想要去把火关了。

    我刚关了火,准备转身,却被人一把从背后抱住。这个怀抱太过于熟悉,以至于我没有太惊慌。顾正南搂住了我的腰,摩搓着我的脸颊,他的身上透着淡淡的鄙味,应该是刚洗了澡。我下意识的抓着他的手查看起来,有些担心的说道,“你的伤口怎么样。”

    顾正南却反而握住了我的手,又重新拥我入怀。“我没什么大碍。你在炖什么这么香,害我都睡不着觉了。”

    我淡淡的回应道,“我给你炖了些牛尾汤,你睡了这么久该饿了吧,丛姐做的饭菜都在餐厅,我拿来给你热一下好不好。”

    顾正南却始终搂着我,让我动弹不得,他贴在我的耳边,低声的说,“不用了,我就喝你炖的汤就行,我没什么胃口。”

    “嗯,那你放开我。” =新笔^趣##阁-/;www.{xin^bi][qu].cc

    顾正南嬉笑着,才松开了我转身去了餐厅。我盛了很大一碗汤端了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我之前给顾正南手背上上了药,他应该是没有注意,他刚洗了澡,现在伤口的地方全都泛着白。我抓过他的手,皱着眉说道,“你的伤口,我替你重新上药吧。”说完后,我就准备站起来去拿药箱。

    顾正南却抓着我的手不让我离开,他一个用力,拉着我坐到了他的身上,他的头垫在我的肩膀上,低声的说道,“我没事的,我过会让医生过来一次,你就别担心了,好吗。”

    我拍开他的手,却又不敢太用力,生怕弄痛了他,等顾正南松了手,我才从他身上站起来,坐回了原来的位置上。我拿起了汤勺替他盛了汤,递到他的面前,认真的说,“喝点汤吧,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我一会再给你熬点粥。”

    顾正南端起碗,顺从的喝着汤,我心里一直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问他,到底去了哪里。我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看着顾正南,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吗。”

    顾正南放下汤碗,转头看着我,语气柔和的回答道,“梁旖,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一些皮外伤罢了,你真的不用担心。”

    顾正南的云淡风轻让我有些不悦,我稍稍提高了音量,生气的说道,“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我连去哪里找你都不知道,顾正南,你知道我多害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