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 第095章 我是死是活,都和你没有关系。
    会谈进行的很顺利,对方公司对史蒂夫先生也十分的满意。一切都在语气中如期举行着。这次的会议进行了整整四个多小时。但我却一点都不觉得拖沓,每一分钟都十分珍惜。

    会议结束之后。何易燊邀请史蒂夫先生留下一起用餐,史蒂夫先生也应允了,我们从会议室一路往餐厅的路上走去,时不时的还在闲聊着刚才的话题。

    我们正走在走廊里,在往前就是电梯。史蒂夫先生却在这个时候放慢了脚步,我和何易燊下意识的转头看着他。就看到史蒂夫先生涨红了脸。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有些困难。但现在整个走廊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史蒂夫的助理在和对方公司做一些细节的接洽。恰巧又不在身边。

    何易燊吓坏了,他搂住史蒂夫先生,焦急的问道,“您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

    史蒂夫先生的模样甚是吓人,他捂着胸口着急的喘着粗气,脸色涨的通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接不上气。我看到他这样,下意识的对着何易燊说道。“易燊,你快让他坐下来,他这是哮喘犯了。”

    何易燊看了我一眼。按照我的方法立刻将史蒂夫扶坐在了地板上。我从包里拿出一支喷雾,拔掉了盖子,对上了他的嘴鼻。渐渐的,因为药物的作用,史蒂夫先生变得冷静下来,他的呼吸也开始逐渐平缓,只是脸色依然很难看。

    趁着这个当口,何易燊赶紧的给史蒂夫的助理打了电话,过了大约几分钟之后,他的助理也赶了过来。

    史蒂夫依旧没有办法说话,他急促的呼吸着,看上去很不好。他的助理看到这一幕,对着何易燊连身道谢,“何总,实在感谢您,史蒂夫先生有哮喘的毛病,是我疏忽了,谢谢您的帮助。”

    何易燊看了我一眼,转头说道,“需不需要送史蒂夫先生去医院,我们的车就在楼下。”

    那名助理礼貌的回应道,“谢谢,不用了,史蒂夫先生在海城有私人的医生,只是今天的晚宴可能无法参加了,先生现在这样的身体状况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可能是刚来到海城,有些不适应,没想到会在这里突发哮喘,给您和梁小姐带来麻烦了,实在是抱歉。”

    礼貌的寒暄了许久之后,我们陪同那名助理将史蒂夫先生送回了他的房间,过了半个多小时,他的私人医生也赶了过来,我和何易燊这才离开。

    “梁旖,你怎么会知道史蒂夫先生的病况,你身上怎么随身带着治疗哮喘的喷雾,难道你也有哮喘吗。”

    我摇了摇头,这个话题又让我免不了的想起了顾正南,但我还是如实的回答道,“因为顾正南有哮喘,从认识他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一直把哮喘喷雾带在身边。只是他最近几年都没有犯过。”

    说完这句话,我才觉得而有些讽刺,应该说,他犯病的时候,我也不在身边吧,可能他每次哮喘的时候,都是唐吟在照顾他的。兴许我以后应该改掉这个坏习惯才对。

    何易燊没有说话,我笑了笑说道,“好了,不去提他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回去吧。”

    我独自朝着酒店大门的方向走去,何易燊却拉着我的手腕往反方向走去,他脸上始终带着笑意,柔声的说道,“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也是需要吃晚餐的,既然我已经预定了,那梁小姐就赏个脸,和我共进晚餐吧。”

    同何易燊在一起的时候,总感觉很轻松愉快,因为他从来不会聊一些我不想听的话题,他也总是温文儒雅,有问必答,没有一点架子。我们两个就像认识多年的老友,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不论是设计稿上的一些小分歧,还是以前在学校里的一些小八卦,何易燊总能适时的接下我抛出的话题。

    我和何易燊都喝了点酒,所以不打算开车回去了,便沿着夜晚静谧的街市,缓缓的朝家里的方向走着。我此时的心情应该是这几天来最为放松的一次了,顾正南和唐吟的事情虽然挥之不去,却也没有那么如鲠在喉。

    何易燊说,我明天开始可能就要时常来酒店这里协助史蒂夫先生完成一些设计稿,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打电话给他,也可以打电话给祁教授,他们都会替我解答,我也应了。

    回到家之后,何易燊递给我一部手机,说道,“这部手机并不贵,我知道你不喜欢收我的东西,所以钱会在工资里扣,号码我也替你办好了。你别拒绝,工作需要,你必须要一部手机,否则我没有办法联系到你。”

    何易燊说的对,我也没有想要拒绝,我接了过来,礼貌的说了句谢谢。

    “很晚了,你早些休息吧,明天早上我送你去酒店。”

    “嗯。”我点了点头,就转身上了楼。

    第二天一早,何易燊依然起的比我还早,等我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他已经坐在了餐厅里,依然是今天的杂志和一杯不加奶不加糖的清咖啡。

    “早。”我主动的同何易燊打了招呼。

    何易燊放下手里的杂志,笑着回应起我来,“早,梁旖,昨天睡得好吗。”

    我点了点头,刚坐下之后,就有人端来了一杯热牛奶和早餐。我吃了几片面包之后,何易燊递给我一个文件,说,“这是今天早上史蒂夫先生的助理传来的设计大纲,你看一下,一会到了那里之后,你的主要工作也就是协助史蒂夫先生。

    我拿着这份文件,何易燊送我去酒店的路上我也一直在细读,希望能够尽自己的所能,做好这次的工作。

    到了酒店之后,我下了车,何易燊在车上对我说道,“梁旖,晚上的时候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吃晚餐。”我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我在这里协助了史蒂夫先生已经十几天了,设计图进行的也十分的顺利,我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承蒙他不嫌弃,我也参与了一部分内结构的设计。忙碌了这么多天,总算完成了第一稿的设计,我要把设计图拿回建燊给董事会商议,之后才能知道要进行哪些修稿。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觉得自己过得很充实,至少晚上的时候不会胡思乱想,虽然我承认,我真的没有从这件事的打击中走出来,但我还是尽量的让自己不要去深究。

    我拿着这份设计稿回到建燊,我刚准备走进办公大楼的时候,却被一声熟悉的嗓音喊住,我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转过身。

    顾正南用力的丢掉了手上的烟头,大步流星的朝我走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抓着我的手朝他车子的方向走去。

    “顾正南,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我用力的捶打着他的手背,试图让他松开我,可是顾正南却越抓越紧,简直就要把我的手腕给握碎了。我的挣扎没办法让他松开我,却好歹让他放慢了脚步。

    我大声的斥责道,“顾正南,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喊人了。”刚才在拉扯间,建燊门口的保安已经开始注意起了我们。

    听到我这番话,顾正南站定转头怒视着我,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梁旖,你不要逼我,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多少天了吗。你如果要喊就使劲的喊,你是我顾正南的妻子,你就算喊破了喉咙,也没人敢来管你。”

    此时的顾正南,像极了一只恶魔,仿佛又回到了先前那样冷血的状态,让我不寒而栗。不知道是因为错愕还是害怕,我竟生生的咽下去了后来想要讲的话。顾正南趁我不备,一个用力就将我拖到了车子旁边,拉开车门就将我推了进去。

    顾正南上了车,连安全带都来不及系,就一脚油门将车子开了出去。发动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我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 ㊣百度搜索:㊣\\、新笔@趣¥阁\//㊣

    车子在小别墅的门口停下了下来,顾正南像先前一样把我从车子上拖了下来,我们走进大门,丛姐错愕的看着我们。

    “顾先生,梁小姐。”

    但丛姐只是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却遭到了顾正南的暴呵。“别来烦我。”说着顾正南就直接将我拉进了房间,这整个过程及其之快,连我反应的时间几乎都没有。

    顾正南反锁上了门,一把将我甩到了床上,他恶狠狠的说道,“十几天了,你他妈的去了哪里,打你电话也不接,你知道我在你公司楼下守了多少天吗,老子都已经报警了。”

    我几乎是弹坐起来,我站起来直视着顾正南,用我最大的音量回击道,“你关心我吗,我去哪里了需要你过问吗,顾正南,你回去管好你的唐吟就行了,我是死是活,都和你没有关系。”

    顾正南怔红了双眼,他伸手扣住我的下巴,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道,“梁旖,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虽然被他捏的生疼,疼到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但我还是执拗的重复道,“顾正南,我是死是活,都和你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