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婚后缠情,霸道前夫狠狠爱 > 第154章 他也只不过是习惯了孤独
    我下意识的问道,“你告诉你哥了吗?”

    顾心彤摇了摇头。回答说。“我没有,我只给你打了电话。我哥现在和妈的关系这么紧张,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过来,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给你打电话了。大嫂。”

    顾心彤这话没错,顾正南的脾气很执拗。他和我婆婆到现在也没有冰释前嫌,也不知道愿意不愿意过来。我想了想。说道,“我们先看看医生怎么说吧。”

    现在也只有这样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对于我婆婆,我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我认识顾正南九年。嫁进顾家两年多来,都和她有过接触。我从来没有指望婆婆可以像母亲这么对我,我也始终告诫自己。要尽孝,所以听到她出事。我也不好过。

    我们坐在急诊室门口的走廊里,开始了漫长的等待,那盏红色的灯在医院白色墙壁的映射下显得格外的刺眼。我时不时的就会抬头看一眼那个指示灯。等待着他灭掉的那一刻。顾心彤也亦然。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心彤开始变得焦虑起来,她又一次的站起来,在走廊里来回的踱着步子。时间接近了晚上,急诊室这里空无一人,只有她的脚步声在这里回荡。

    “心彤,你冷静一下。”我走到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安慰道。

    顾心彤一脸焦急的看着我,正当她准备开口之时,急诊室的门被打开,那盏红色的灯也随之熄灭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走了出来,如同电视剧里的开场白一般,让我们变得格外紧张。

    “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和顾心彤几乎是同一时间冲了过去,我们围着医生,等着他的宣1判。

    医生手里拿着一份病理报告,递到顾心彤的手上,冷静而又严肃的说道,“病人初步诊断为肝癌,已经做了切片手术,具体的报告要等到过几天之后才能出来,不过从开腔手术来看,病人现在的状况并不乐观,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短短的几句话,让我们瞬间跌落了地狱,大约是看透了生离死别,所以在医生口中,这番话竟说的如此平静。可是却像是重磅炸弹一样让我和顾心彤根本回不过神来。我呆愣在原地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看到一旁的顾心彤渐渐的瘫软在地上。

    顾心彤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坐到了地上,她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她没有哭,可是眼眶却出奇的红。我扶着她的肩膀,话都噎在了喉咙里。

    怎么会好端端的得了肝癌,婆婆平时的身体一向硬朗,也没有见她得过什么小毛病,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我的心脏像是被人用力的捏住,疼的喘不过气来。没有一个人愿意看到身边的亲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我的婆婆,顾正南的母亲。

    我觉得这件事情必须要告诉顾正南,我不能让他或是婆婆留有什么遗憾,婆婆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释怀的,我想顾正南也不会愿意这样的。

    我走到了角落里,给顾正南拨通了电话,电话没响几声之后就被迅速的接了起来,我和他说了个大概,电话里我不知道顾正南是什么情绪,但是他的话却出奇的少。

    我扶着顾心彤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我问了护士,说是婆婆到现在还没有醒,可能要后半夜,麻药才会渐渐过去。

    我们两个在走廊上发着呆,谁也没有开口,直到由远至近的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这阵脚步声我再熟悉不过了,才短短二十几分钟,顾正南就赶了过来,他的步履很匆忙,一会就走到了我的面前。

    在看到顾正南之后,顾心彤终究是没有忍住自己的情绪,止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顾正南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他转而轻拍着顾心彤的肩膀,低沉着嗓音问道,“怎么样了。”

    顾心彤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哽咽的回答,“哥,怎么办,妈会不会有事。”

    顾正南看上去格外的冷静,可是我却知道,他现在的情绪一定很很不好,他始终皱着眉头,沉默不语。我知道,他一定是在为这件事感到心烦。

    顾正南在走廊里站了很久,忽然开口说道,“我去外面抽根烟。”说着,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看着顾正南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我心里涌起了一股心疼的情绪,鬼使神差之下,我也跟了上去。

    不管我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件事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如此的渺小,我并不是不打算再计较,只是不想再这个去追究什么。

    在外人看来,顾正南一向是沉稳干练,甚至绝情的,可是在我眼里,他也只不过是习惯了孤独。祖母确实对顾正南很好,但是她也走的很早,祖母的离开迫使顾正南变成了今天的性子,他逼着自己变得冷漠,变得与人疏离。这世上,除了顾心彤之外,也就只有婆婆了,顾正南绝对不会希望看着婆婆出事的。

    走廊外,顾正南一个人站在窗台边,映着悉数的月光,我第一次觉得他高大的背影也有几分的单薄。他的双拳紧握,手背上的青筋都一根根的爆了起来。

    我调整了情绪,低声的喊了一声,“正南。”

    我感觉到顾正南整个人轻颤了一下,他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怎么来了。”顾正南的声音有几分沙哑,衬着这样的情形,竟让人觉得有些伤感。

    我走到他的身旁,安慰道,“你别想那么多了,不会有事情的,现在报告还没有出来,先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顾正南转过身看着我,我分明看到他的手抬了起来,又渐渐的放下。他硬是扯出一抹笑容来,从容的说道,“我知道,我会找最好的医生替她治疗的,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我只好顺从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他的心里不好过,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我就这样站在这里陪了他很久,我们两个谁都没有开口,兴许,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回到了病房门口,护士告诉我们,病人已经醒过来了,但是因为麻药的作用,她的意识还有些不清醒,为了不打扰病人的休息,所以我们只能进去一个人探望。

    顾心彤一直都很着急,所以最后也决定让她进去陪着婆婆,我和顾正南则坐在病房外面等着。

    顾正南变得越来越沉默,他坐在长椅上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言不发,我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转头看了他好几次,他都一动不动的待在那里。我情愿顾正南和我说些什么,抱怨也好,发泄也罢,但是他这样的沉默让我都有些害怕。

    我犹豫了很久,我伸手拉住顾正南的手,低声的说道,“正南,你别这样。”

    顾正南愣了一下,他反手紧紧的握住我的手,直到他手心里的温度传到我的手上,我才感觉的那么一丁点的真实感。这之后,我们两个一直十指相扣,虽然没有再说什么,却也安心了不少。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靠在顾正南的肩头,昏昏沉沉的休息了一会。大约到了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顾心彤从病房里走出来,我才稍稍的有些清醒。

    顾心彤走到我们的面前,声音已经彻底沙哑了,她看着我说道,“大嫂,妈想要和你说话。”

    我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点头顺应的站了起来。顾正南跟在我的旁边和我一起走进病房,顾心彤却阻止道,“大哥,妈只想见嫂子一个人。”

    听完这句话,顾正南又免不了的皱起了眉头,可是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婆婆已经病成了这样,在我看来,她提出的任何要求,我们都应该答应她。我拍了拍顾正南的手背,说道,“没事的,兴许婆婆只是有些话要单独和我说,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吧。” ㊣百度搜索:㊣\\、新笔@趣¥阁\//㊣

    顾正南犹豫了片刻,还是松开了我的手。

    我走进了病房,顺手关上了门。病房里的窗帘拉的很严实,灯光也并不明亮,好几台检测仪都放在婆婆的身旁,上面的数字跳的我心烦意乱。我走到病床前,看着躺在上面的婆婆,这一幕,让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在我的印象里,婆婆一向保养的很好,岁月也不曾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大的痕迹,可是如今,她无力的躺在那里显得格外的瘦弱。苍白的脸上挂着几条皱纹,让人心疼。

    婆婆有气无力的笑了笑,用孱弱的嗓音说道,“梁旖,你来了。”

    我不想让婆婆看到我流眼泪,所以硬是控制住了情绪,在床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我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来,低声的回应道,“恩,妈,我来了,正南也来了,他也在外面。”

    她眨了眨眼,似乎现在连点头的动作对她来说都尤为的吃力。

    婆婆看着我,断断续续的说,“梁旖,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答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