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896章 强行!(五更,求月票,结束啦)
    ————————

    原来的地方,血腥,尸横遍地。

    大长老被男子提在手心,本就是老头一个,此时看起来分外凄惨。

    只剩下烧焦的骨架了啊。

    连灵魂都燃烧了,连摄魂都无法。

    可他至今不知道商之洲的所在....

    男子面无表情,手随意一拍,将大长老的焦黑头骨直接拍粉碎。

    黑红飞灰随风还未落地。

    秦鱼来了,男子眉心一动,正要攻击,却见秦鱼没奔着自己,却是冲向了...

    僵王。

    这不找死吗?

    的确是找死,假如她没有在僵王扑过来之前下伏,化过他身体下方,半立起,反身将手中三王权杖狠狠刺在他后脑勺的契尸钉穴口上,这是僵王身上唯一的破绽——此前被男子拔出了契尸钉,就一直没有插回去,因为他不需要嘛。

    但现在这一个穴口给了秦鱼机会。

    刺破穴口后,僵王的血顺着三王权杖流到秦鱼手中,她身上都是伤口,手上也有,流入她的体内。

    血来。

    体内...被她此前压缩了的尸毒引爆,全部引进黄金立方!

    黄金立方最是厌恶这邪恶力量,于是被刺激了。

    哗啦!掌心剧烈的碧光,从她丹田处黄金立方扎根出的东西...

    九穗禾。

    破土而出。

    它缠着三王权杖疯狂生长,眨眼就变成巨大的碧绿罗网,然后一口将僵王吞下。

    这一幕变化太快,男子本身不会给秦鱼这么久的时间,但他此前被大长老埋在灵魂深处的禁制攻击,灵魂受损,又没想到秦鱼竟然会冲向僵王,所以反应慢了一拍。

    但他现在动手了。

    但可能来不及了。

    被吞下的僵王直接就被消化了,九穗禾回流的时候,秦鱼任由尸毒跟僵王的力量侵占全身。

    恐怖的力量...从她瞬间修复的躯体伤口可见一斑。

    而男子的空间刃一来。

    秦鱼的三王权杖也出去了。

    轰!

    一击,只这么一击。

    半仙器级别的宝物终于被她发挥出了实力——嗯,之前还不行,弱了些。

    偌大的山林,十里以内的地段全部被夷为平地。

    额,有这么强的底牌跟手段,为什么她一开始不用?

    原因很简单,不管是丧尸世界,还是地球,还是其他位面,秦鱼的尸化,还是其他邪化都有足够的余地让她脱身隐藏,因为对方实力阶层有上限,超不过那个度,别说她变丧尸了,就是变干尸,人家也拿不住她。

    但这个世界不一样,力量上限足够杀她。

    这么大的动静,瞒不住的。

    既瞒不住本土世界的强者——比如那些大乘期大佬们。

    也瞒不住天选邪选。

    主要还是邪选,这种手段一出,尤其是九穗禾一出,基本就暴露了秦鱼的所在。

    邪选的手段,一旦三王叠区域有邪选察觉到她所在,直接上报给暗金屋,暗金屋会迅速联系到最近且有能力瞬间远攻至此的邪选大佬。

    真正的大佬根本不用太多时间就能锁定她所在,然后一个超强神通降临。

    刚刚就算局面如何惨烈如何凶险,秦鱼也有底气——因为这个男子还杀不了娇娇。

    但如果是邪选大佬就不一样了,上达暗金屋,至强手段一来,即便在这个位面杀不了娇娇,直接把它打入空间隧道流放,再由外域埋伏好的邪选天神捕杀.....

    一个系统的操作,这种手段秦鱼很懂的。

    娇娇现在是最虚弱的状态,逃都来不及,十有八九会死。

    秦鱼不可能拿他冒险。

    但现在不一样了,小胖子已经送走了。

    其他人也基本死绝了。

    大长老也化成灰了。

    这里她一个人,怎么造作都不为过。

    所以她强行驱动黄金立方,强行激活九穗禾,强行吞了僵王,只为博这一次命。

    何况她心里很憋屈。

    得酣畅打一场才行。

    所以才有了刚刚的一招灭十里荒芜。

    大乘期级别的战斗力。

    惊天动地,也惊动了三百里之外的三王城。

    此时,三王城刚结束动乱,邪物基本被铲除了,三王意志王体跟大军也都回到了雕座之中,众多修士本想着可以洗洗睡觉休息一下,没想到这么大一动静,差点把他们的尿给吓出来。

    “我的天,这么大的动静。”

    “好像是南面!草C大的尸气!”

    “是僵王吗?怎么觉得比此前的僵王更凶!”

    “苍天啊,不会这些邪人还有一波吧!”

    大部分人躁动不安,却也有敏锐的另作他想。

    萧征:“恐怕不是另有一波,而是原来那波领头的都去了其他地方。”

    原来在三王雕座,后来就离开了。

    他此前就隐隐察觉到南面那边有些动静,像是有高手打斗,但因为距离太远,他们这里也不能分心,所以无法锁定,现在看来,那边的确出了事。

    而且是大事。

    可没人赶过去刺探。

    又不是脑子缺根筋,那种级别的战斗是他们能掺和的吗?

    僵王什么的,蹭个边都得被尸气毒死。

    此前城墙多少人是这么死的,现在尸体都得费心巴力焚烧掉,半点不敢留,就是怕尸毒蔓延。

    所以,原本想洗洗睡的一堆人愣是撑着疲乏之体目光灼灼盯着南面,生怕南面那边会再杀来什么。

    但看样子,僵王好像也在跟什么人厮杀。

    “希望这头僵王被干掉!”

    “对,希望被干掉!”

    “一定是我们人族高手...”

    不明真相的人只能屈从表面来判断,来祈祷。

    明楚自然也不知真相,她没祈祷,只是抓紧时间吃了丹药盘腿恢复。

    但不知为何,她总有些心神不宁。

    今晚...真的是波折不平。

    ——————

    三王叠北面三百里位置,也就是距离秦鱼等人事发地六七百里方位的地方,一个庙中。

    一具尸体躺在那儿。

    如果秦鱼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个青年是李树白。

    他死了有一会了,但庙中站着的其余几个人都没有理会这具尸体,而是齐齐盯着一个俊美公子。

    他们很安静,也很担忧。

    这个公子是月之镜。

    她杀李树白是宗门任务,而且这个任务是系列的,杀李树白只是一环,杀他不是主要目的,主要目的是从他身上拿到某样东西。另外一环已经开始动作,拿到东西后才能运作,只是她没想到会有意外。

    第一个意外是负责另一环、亲自到三王叠是大长老会得到消息说墨白有难,于是带了一队人过去救援。

    第二意外是墨白发回来的求救信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inbiqu.cc。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xinbiqu.cc